首頁>潮人物>許哲珮:當你無法被定位,就是獨一無二

  • 創作歌手的奇幻世界
  • 許哲珮:當你無法被定位,就是獨一無二
  • 吳思旻
  • 攝影|魯皓平/圖片提供|彎的音樂
  • 那是一個充滿童話的世界,棉花糖、馬戲團、雪花,女孩揮灑著音樂音符,編織了一個奇幻的夜晚,台下的觀眾抽離了原先忙碌的生活,彷彿做了一場甜甜的夢。
    台灣女歌手裡,擁有這種神奇迷幻渲染力的,許哲珮絕對是其中一人。
  • 潮人物 │ 2016-8-27


曾經有塔羅老師說,她的前世不是詩人就是女巫,她甚至曾經在催眠的過程裡,看見前世的自己,是作家、藝術家、也是女海盜。

兩年多前在legacy聽了一場演唱會,舞台上繽紛、腳步很輕盈的女孩是歌手許哲珮(Peggy),她閃著雙眼,一頭亮眼的髮色,穿著澎澎裙,在充滿很多顏色的泡泡裡,隨著奇幻的旋律轉圈。

俱有魔幻氣質的她,總是有辦法用自己的音樂魔法棒,拼湊出一個又一個故事,引領著我們去感受歡愉中藏著的冷靜、孤單、哀傷,苦中帶甜,甜味裡仍揉著苦的神秘樂園。

採訪這天,依然是那雙澄澈的眼眸,亮橘色的辮子,一身鮮豔俏麗的洋裝,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初次見到她,你會以為她只有浪漫溫暖。但水瓶座AB型的她,即使住在童話故事裡,卻不像公主,她比較像是住在森林裡的精靈,率真、調皮、帶點鬼靈精怪,充滿無限的想像力。

今年她以《搖擺電力公司Swing, Inc.》一舉入圍了《最佳國語專輯獎》《最佳國語女歌手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以及《最佳編曲人獎》,這條渴望被肯定,被看見的路,一路走來並不輕鬆,「我在認識自己,找定位的路上,花了很長時間,」她說。

2001年她的首張專輯《氣球》甫推出便大受好評,隔年卻遇合約問題無法發片,轉往幕後約6年的時間,離不開音樂,她從錄音室助理開始做起,在live house持續演唱,看起來被命運逼著走的選擇,反而成為許哲珮後來在創作中很重要的養份,2007年,她榮獲《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項。

放眼演藝圈,你很難定義許哲珮,「很少人認為我很會唱,但是他們會覺得我唱歌很好聽,歌很難唱,」不是飆高音的唱將型歌手,非典型的曲風與詮釋方式,讓她總是遊走在主流與獨立之間。

恰如每一個平凡的日常,常常是一場現實與理想間的拉扯,在自己的原則裡拉扯、在該不該妥協裡拉扯、會不會我的堅持是錯...奮力想找到一塊淨土,跌跌撞撞才猛然明白,甜美總是在矛盾掙扎後特別的珍貴。

當你無法被定位,你就是獨一無二

許哲珮

在童話故事《彼得潘》的世界裡,只要有一個人不相信精靈,就會有一個精靈失去生命,最後所有的精靈都隨之消逝。直至最後,彼得潘說「I do believe in fairies.』『I do.』『I do.』⋯.精靈們居然一隻隻的甦醒。

這是許哲珮最喜歡的故事,當她站在舞台上,透過表演,看見觀眾的反應與快樂,她的生命也彷彿被點亮,「愈來愈多人聽見我的歌,我就會覺得我的存在是有意義的」。

眼前的許哲珮,聲音很甜,談話中是堅定、溫厚的那種節奏,「每一首歌都是從我的靈魂分出來的,所以當人批評它的時候,我直接感受到痛。當有人喜歡它的時候,我會特別有感應。」

表演者的生命,很大部份需要聽眾的肯定與滋養,許哲珮曾經陷入創作路線搖擺的低潮,究竟要追隨大眾市場,還是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在主流和獨立創作之間,想找到一個最好的答案。

為什麼別人的歌比較紅?為什麼我唱得也不差?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找不到答案時,心中總是充滿著許多疑問,她反覆的問自己:「我到底在哪裡?」撞牆期很長,但是「Never mind」,在唱片公司總監Rick眼裡,他最佩服的便是,「Peggy即使會疑惑,但她一直都堅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沒有放棄。」

她曾經在催眠的過程裡,看見自己的前世,每一次的死亡即使都是一個人,卻一點都不害怕,也沒有遺憾,催眠師告訴她:「你不用擔心,無論你走去哪裡,你都是快樂、自由的。」

接受催眠不是找答案的唯一解,卻點醒了她,讓她對自己的理解愈來愈清晰,「為自己選擇,你就不會後悔」許哲珮說,每一次的創作、每一次的演出,她都更清楚「我的音樂只有我能做,」你會在反覆嘗試的過程中發現:「當你無法被定位,你就是獨一無二。」

保有童心,幼稚是一種超能力

獻給你心中 從未真正長大的小孩。每個小孩,都曾鼓動過背上的翅膀。每個大人,都仍渴望飛翔。--《孩子王》

「我是一個很不想長大的人,所以為自己的過去留下一首歌,你不可能把時間停下來,但是可以用心境去把純真留下來。」

30歲就該有30歲的樣子?20歲就該叛逆天真嗎?把人生拉長看,許哲珮人生的時間軸是模糊的,不被年齡綁架,只要能在工作、生活中負責,「那就用你最喜歡的方式過生活。」

她把家佈置的像是充滿童趣的樂園,蒐藏了許多組的辦家家酒,換個角度,即使生活很難,她也能用快樂調味。30歲那年,她送自己一個旋轉木馬當作禮物,旋轉木馬隨著音樂轉啊轉的,自由奔放的提醒著她,保有童心,用純真面對這個複雜的世界。

「我曾經是一個很想快點長大的小孩,」許哲珮說,小時候,她渴望快點進入大人的世界,她很早熟甚至有點憂鬱,做很多離家出走的夢,14歲那年她拎著皮箱到溫哥華唸書,一句英文都不會,每天拿著電子辭典和大家說話,反而被環境逼著要快點長大。

世界變大,想像也愈自由,國外的繽紛開放,漸漸喚醒了許哲珮心中那個埋藏很久的女孩,她想重新把沒有盡情享受的童年找回來,可以不怕犯錯,對生活充滿渴望與熱情,拾起女孩的畫筆,再次為生活上色。

所以她創作《孩子王》,用孩子的心情,唱著大人的歌。喚起我們心中的孩子,提醒著我們,「帶著童心,用自己理想的方式過生活」,如果可以,也許我們可以去做那些「讓自己快樂」的選擇。

埋藏在心中的夢想,我們也許都在日復一日的忙碌中忘了,或者是不願意再記得,有人說別再做白日夢了、有人說面對現實吧、有人說、有人說...多數人的人生都在習以為常中度過,日子過得愈來愈緊繃,但你可以發現,一直說自己很「幼稚」的許哲珮,其實是成熟的,她用喜歡的方式做夢。

許哲珮

她像是電影《艾蜜莉的異想世界》裡的女主角,睜著一雙炯炯眼神的雙眼,對這個世界充滿好奇。

她熱愛創作中反覆折磨的情緒和靈魂,在音樂上不斷的做更多挑戰,8月初她化身爵士女伶,在台北爵士音樂節演出;接下來她即將在9月,參與由知名金曲獎製作人陳鎮川領軍的「潮派對」。

潮派對以林夕的歌詞為演出文本,再搭上許哲珮獨具特色的聲音,她將重新詮釋王菲、張惠妹、林憶蓮、莫文蔚、陳奕迅等重量級天王天后歌曲。結合科技藝術,在燈光、舞台的演繹下,融合不同歌曲的意境,尤其每首歌已經家喻戶曉,對許哲珮來說如何唱出獨有的風格,是最大挑戰。

從《氣球》到《搖擺電力公司》,許哲珮出道超過10年,她唱歌、擔任製作人,做舞台劇表演,跨足廣播,角色的豐富度也為她滋養了許多創作元素。你總是會被她的創作和表演震懾,很輕很柔,但詞曲的戲劇張力很強,在聽起來穩定的音節裡,創造出多樣化。

這次她又將如何施展她的魔法,引領觀眾進入一場如夢境般的慶典?

可以想像的是,你永遠不會對她感到失望,就像她最喜歡的電影《午夜巴黎》,她總能帶著觀眾搭上一台馬車,穿越時空,找到神祕的奇幻樂園。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