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輕生活>他到底哪裡比我好?談感情裡的「內在謊言」

  • 他到底哪裡比我好?談感情裡的「內在謊言」
  • 文︱海苔熊
  • 圖︱達志影像


在文章一開始,我想要講我一對夫妻朋友「他到底哪裡比我好」的故事。

先生不想要講話講到最後總會演變成吵架,沒說話玩傳說對決,太太解讀為冷淡,於是太太回覆一句「對啊,回家只要對著手機就好了」。先生心想 :「又來了!」翻了一個白眼,然後查看LINE訊息。太太瞄到大頭貼似乎是個正妹,想到多年前先生曾經疑似背叛自己,警鈴大作,酸先生「有時間回復正妹訊息,就不會去折衣服!」,內心其實是不安並且擔心「他會不會在外面亂搞?」。先生感覺到被指責,出去外面抽菸。幾次之後,和好久沒有聯絡的小學同學Selina搭上線,並且常常和她抱怨,他在這段關係裡有多不快樂。後來,先生和Selina感情越來越好,和太太感情越來越差,跟太太講話越來越少。可是先生的逃避行為反而讓太太有更多的懷疑「他到底哪裡比我好?」,結果兩個人吵得更兇......。 

看完這個故事,有沒有覺得有點熟悉?或者你發現了什麼?

「人類痛苦的一個源頭,是自己對自己的謊言。」[1]

我們經常在感情裡對自己說謊,也對對方說謊,逃避這個關係真正核心的問題,但這個逃避也讓問題越來越大。等等,我們是腦袋有洞嗎?為什麼要這樣殘害自己呢?當我們面對眼前的痛苦無能為力、不知從何解決的時候 ,就會用麻痺、自我說服的方式來欺騙自己。例如,有些妻子發現伴侶對他冷漠、不如從前,就會懷疑「他是不是在外面有別人了?」然後只要繼續活在這個懷疑裡面,他就可以不需要去面對「丈夫不愛自己」的這個現實,拼命地揪出那個第三者(或者說「綠茶婊」會更貼切你的感受一點?)台灣精神科醫師鄧惠文在這裡做了一個精闢的分析:

「你需要認清一個事實:婚姻中沒有愛就是沒有愛,問你自己就可以確定,不需要找個第三者才可以確定......你可以問自己一個問題:到底哪樣比較慘?因為有更可愛的女人所以不愛你,以及,即使世界沒有別的女人,還是不願意愛你?」(整理自[2],p.117-119)。

內在的兩種謊言 

當你在一段感情當中不斷的擔心自己是不是被愛、是不是有其他人比你佔有更多對方的心的時候,內心深處其實是害怕被拋棄、擔憂自己不好的恐懼。而在當中,隱藏著兩種路線的謊言──

1. 自我責怪:

一直以來你之所以一直糾結著「是不是我不夠好,你才不愛我」那是因為只要這樣想,就可以不用去面對那個更痛的問題:「不論我好不好,你都不會再愛我如昔。」[3] 

2. 伴侶責怪:

一直以來你之所以避免在朋友面前談論自己,之所以一直抱怨、擔心他對是否愛你,是因為你只要一直糾結著這個問題,你就終於可以不用去面對那個更痛的問題:「你並不愛你自己」

發現了嗎?只要你一直把問題的焦點聚焦在對方(或者那個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第三者)身上,那麼你就很容易逃避那些真正讓你感覺到痛苦的問題,這種狀況在三角關係中尤其容易發生[4] 。奇怪的是,如果這招有用你應該就不會痛苦了,但為什麼你還是痛苦萬分呢 ?那是因為「謊言」的效果往往只停留在飲鴆止渴!

分析你的內在謊言

好的,到目前為止我們知道兩件事:

1. 我們對自己說謊,是為了逃避讓自己更痛的東西。

2. 不過這個謊言效果有限,而且事實上他還是不愛你 

不過,自我欺騙可能比前面所描述的還要複雜,來看看下面幾個分項的整理:

‧ 外歸因比較快樂:

根據歸因的理論(Attribution theory),當不好的事情發生時(伴侶對自己冷淡了), 習慣外歸因的人(不是我的問題,是因為有第三者介入)比起內歸因的人快樂(我們這段感情早已有狀況、是我不好),主要是因為只要你把「病灶」推給別人(第三者),這樣關係不好就不是你的責任[5]。 

‧ 推給第三者的風險: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你還是不快樂呢?其實,後續的研究顯示,當我們想控制一切(desire for control)、但事情不是我們可以掌控(low locus of control)的時候,我們會過得比較憂鬱[6-7]。換句話說,如果你希望他還愛你、如果你希望做點什麼挽回從前的感情,帶你發現不論你怎麼做他還是比較愛「外面那個人」,那麼這種挫折和失控的感覺會讓你很不快樂。

‧ 習得無助:

久了以後,你對於這段「傷心又乏味的感情」感到無力,變成了傳說當中的習得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於是謊言開始失效,你回過頭來開始質疑自己,開始想著[7]:

-「是不是我不夠好?」(內在)

-「是不是我本來就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人?」(穩定)

-「是不是不管我做什麼,他都不會回來了?」(不可控)

當你把這件難過的事歸因於內部、穩定、不可控的因素時,你就會覺得很無力,好像做什麼無法改變現狀。

發現了嗎?謊言只有在一開始有效。這個「自我欺騙」到後來,你會開始擺盪於「是不是我不好」(內歸因)與「都是那個必取 ∕ 渣男!」(外歸因) 之間,但不論你選擇責怪誰,到頭來你還是覺得很可悲──因為你失去這段關係的控制感。

解方:不是誰的錯,大家都活在系統中

那該怎麼辦呢?其中一個有效的方式是:不要去區分誰對誰錯,不要試著去找出兇手,因為當你把精力花在「找兇手」、「怪對方或者第三者」,否則原本就已經很辛苦的你,就更不會有力氣來讓自己更美、讓關係更好。好吧可能你還沒有被我說服,或許你還是很想知道,到底是不是「那個人」害的,那麼我給你3個答案好了:

‧ 根據投資理論(investment model),影響一個人對這段感情的承諾(commitment) 主要有三個因子,他在這段感情裡面的投資(investment,例如交往時間或者金錢)、關係滿意度(Relationships Satisfaction)、以及其他可能的替代對象(Alternative,在這篇文章的脈絡裡就是「第三者」)[8],當一個人不滿意感情的時候不一定會離開,但如果此時有第三者,那麼離開的機率就可能增加。換句話說,「這段關係不快樂」與「第三者」都是兩人最終分開的原因之一,並沒有哪一個是主要原因。

‧ 根據推拉理論[9] ,當你為這段關係締造更多的「推力」(與他相處的時候有許多的抱怨、不滿、被動攻擊),而「外面那個人」帶給他許多「拉力」的時候(溫柔地對待他、「不吵不鬧」等等),那麼他的確有可能比較想「待在外面」。 換句話說 ,在這個三角關係裡面,你和第三者都有可能影響劈腿者的行為。

‧ 根據系統理論[10], 所有舞台上面的劇情都是環環相扣的(可參考:「踢貓的故事」第一段),可以看看文首的例子(我做了一點簡單的切割):

  1. 先生不想要講話講到最後總會演變成吵架,沒說話玩傳說對決
  2. 太太解讀為冷淡,於是太太回覆一句「對啊,回家只要對著手機就好了」
  3. 先生心想 :「又來了!」翻了一個白眼,然後查看LINE訊息。
  4. 太太瞄到大頭貼似乎是個正妹,想到多年前先生曾經疑似背叛自己,警鈴大作,酸先生「有時間回復正妹訊息,就不會去折衣服!」,內心其實是不安並且擔心「他會不會在外面亂搞?」。
  5. 先生感覺到被指責,出去外面抽菸。幾次之後,和好久沒有聯絡的小學同學Selina搭上線,並且常常和她抱怨,他在這段關係裡有多不快樂。
  6. 先生和Selina感情越來越好,和太太感情越來越差,跟太太講話越來越少。
  7. 可是先生的逃避行為反而讓太太有更多的懷疑,兩個人吵得更兇。 
  8. 形成迴圈,惡性循環。 

總而言之,你跟他關係會走到這個地步,並不光是他(第三者)害的,而是每一個人都有責任。更確切的說,你一直以來面對問題的方式(b,d,f)不但沒有解決問題,反而更是讓問題加劇(或維持)的原因,變成一種循環性衝突[11]。

讀到這裡你可能會覺得很悲觀、人生好難,不過好消息是,既然是一個循環,那麼就表示你做的「每一個小小的改變」都有可能終止這個循環!例如在b.先生玩傳說對決的時候,你也跟著創一個角色玩(好啦這個方法有點跳痛) 、d.小吃醋的時候直接說「你回正妹訊息我吃醋了~」或是坐到他旁邊說「我們一起來摺衣服吧!」等等,他可能一開始會覺得很奇怪、不知道要怎麼應對你,也可能會想要持續原有的冷淡的互動模式 ,你不需要過度熱情,只需要 「做一些和以前不一樣的事」,並且堅持這個改變 ,那麼這個惡性循環就有機會被打破!

每個人都活在系統中,在一段感情裡面,沒有誰是真正的受害者、也沒有誰是真正導致關係破裂的主因。試著改變一直以來固有的互動方式,才有機會看見這種關係新的樣子。

延伸閱讀 

[1]李崇建(2017)。薩提爾的對話練習:以好奇的姿態,理解你的內在冰山,探索自己,連結他人。台灣:親子天下。

[2]鄧惠文(2017)。 婚內失戀。載於。(頁 )。 台灣: 平安文化。

[3]催光鉉(2017)。家人的第二張臉孔:擺脫「相愛又互相傷害」的 7 種心理練習。台灣:大樹林。

[4]失戀花園團隊(2017)。 三角關係完全手冊(電子書)。取自 失戀花園 website: http://ppt.cc/02sQv

[5]Heider, F. (2013). The psychology of interpersonal relations. NY: Psychology Press.

[6]Burger, J. M., & Cooper, H. M. (1979). The desirability of control. Motivation and Emotion, 3(4), 381-393.

[7]Burger, J. M. (1984). Desire for control, locus of control, and proneness to depress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52(1), 71-89.

[8]Rusbult, C. E. (1980). Commitment and satisfaction in romantic associations: a test of the investment model.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16(2), 172-186.

[9]蕭英玲 (2003)。 女性外遇:動機,發展與態度。中華心理衛生學刊, 15(4),頁 1-29。

[10]Nichols, M. P. (2011)。 經驗派家族治療 (劉瓊瑛, 譯)。 載於 張慧茵 (主編), 家族治療(Family Therapy Concepts and Methods) (第9 版, 第 287-318頁)。 台灣: 洪葉。

[11]葉光輝 (1999)。 家庭中的循環性衝突[Recurring Conflicts in Family]。應用心理研究(2),頁 41-82。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