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來理財>贏家會贏,關鍵在他們會處理「這種情緒」!

  • 贏家會贏,關鍵在他們會處理「這種情緒」!
  • 文︱法意.佛洛阿水
  • 圖︱Forbes


巴菲特在接受《富比士》採訪中提到,投資並不要求你有超高智商、不尋常的洞察能力或內幕消息的管道,你需要的是制訂決策的知識框架,以及確保情緒不會影響決定的能耐。而在CNBC的報導中,巴菲特又再度指出,投資真正需要的是維持穩定的情緒以及獨立思考的能力。

巴菲特不斷耳提面命,要成為投資市場的贏家,重點在維持情緒穩定以及獨立思考。

如果你仔細想想,這是多麼不容易,而且多麼叫人焦慮!

真的,成為贏家的困難點不在於是否有足夠的智商取得一套足以獲利的模式,而是當我們把自己身家放在金融資產,要如何避免因為價格波動的焦慮而做出錯誤的決定,安穩地承擔自己選擇的後果。

那麼焦慮到底是什麼?

存在心理學大師Rollo May曾說焦慮的特性是面對危險時的不確定感與無助感,是因為心中所重視受到威脅時所引發的不安。威脅可能是針對肉體或心理(失去自由、無價值感、與他人連結的渴望)而來,也可能是針對個人認定的其他價值(對人、對金錢的重視,以及「成功」等)而來。

從這個角度來看,投資無時無刻在面臨焦慮,而要做到巴菲特所說的獨立思考與情緒穩定,至少需要克服兩種以上的焦慮。首先,當我們把自己身家壓在價值會波動的商品上,我們累積而來的資本、對未來的保障,就會處於一種波動的狀態,在一種隨時被威脅的狀態。

再者,當我們要獨立思考,代表著我們要跟群眾隔離,獨自承擔投資的後果,這也違反我們天生想與他人連結的本性。

那我們該如何面對這種投資過程的焦慮呢?

佛洛伊德(Freud)認為焦慮可分為「正常焦慮」與「神經質焦慮」。正常焦慮,可能在沒有任何明確威脅下,我們就忐忑不安,或是警戒地四處張望。這是人類天生的侷限,也就是人類面對大自然、病痛以及死亡的脆弱。正常焦慮不會產生壓抑或心靈衝突,只要我們多一點勇氣與力量,以建設性的方式發展,就可以被克服。

而神經質焦慮則是,當我們感受到的威脅與客觀危險不成比例,產生壓抑、退縮與各種防衛的心理機制時就會產生。也就是說,阻礙人們運用自己力量的,並不是客觀上的脆弱,而是他內在的心理模式與衝突,產生了壓抑(比如假裝沒這件事、或轉移焦點)、分裂(做白日夢想像當初如果做不同的選擇)、無法覺察,便會使人在面對威脅時更加脆弱,這又加重了神經質焦慮,造成個人力量進一步的框限,對應在行動上,就是沒來由地戰或逃:不是加碼押注,就是做白日夢想著過去或未來、也有人索性不看盤或乾脆全部出脫,但不論戰或逃,往往都會讓投資迎向毀滅。

而Rollo May認為,焦慮的產生是有意義的,它最初的作用是保護穴居人,免於野獸與鄰人的襲擊,然而今日焦慮的情境已有所不同,但我們同樣在競爭中失敗、同樣會感到孤立無援、即使努力還是失去的處境。因此焦慮依然在保護我們免於受到威脅。

因此在投資中,我們該做的是焦慮管理,善用正常焦慮以避免神經質焦慮。

首先,當投資出現焦慮情緒時,我們可以將之視為增進覺察的材料、增進生存的刺激。我們可以把焦慮當成發燒的預警,它正顯示著我們感受到威脅,也許是帳戶的減損影響到生計、也可能是對於自己判斷能力的質疑。接著逐漸去覺察我們與心目中理想目標的差異,以及這樣的差異如何產生,像是擔心買不到而憑直覺下單,還是為了怕自己沒有想像中厲害,而害怕進場等。

再來是重新自我定向,就像發願一樣,合理且明確地重新安排自己的投資目標,這包括進場的依據、部位大小如何決定、出場的條件、執行的時間地點等,然後負責且務實地逐步達成這些目標。

巴菲特說,要成為贏家不需要高智商,只要獨立思考與情緒穩定。他沒說的是,要做到情緒穩定,需要跟我們與生俱來的焦慮和平共處,這並不容易,但只要能做到,就會是我們跟一般散戶之間的護城河,不是嗎?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