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輕生活>有一種美,叫張國榮;有一種狂,叫希斯萊傑

  • 金馬影展最美麗的巧合…
  • 有一種美,叫張國榮;有一種狂,叫希斯萊傑
  • 文│游智懿


這次金馬影展雖不是為了張國榮,卻巧合地放映了他的二部代表作-『霸王別姬』和『春光乍洩』,且又在影迷嘉年華的單元選映了『我叫希斯萊傑』的記錄片,二位乍然殞落的東西方巨星意外同置於片單手冊裡,是一種唏噓,有一種想念,更值得重溫。

似剛似水,捨我其誰,無法被定義的張國榮

就算沒看過『霸王別姬』,大概也能記得張國榮演過程蝶衣,電影裡說程蝶衣是「不瘋魔不成活」,而這何嘗不也是張國榮的寫照呢?

今年的金馬獎終身成就獎頒給了徐楓女士,金馬影展為此選片向她致敬,由於徐楓主演的『俠女』曾多次放映,所以便改選了由她擔任製片的『霸王別姬』。1993年出品的『霸王別姬』改編自香港作家李碧華原著小說,講一段戲班子裡的情和歷經時代變遷的痛,恢宏精緻的史詩風格,不但拿下當年的坎城影展金棕櫚獎,也入圍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而即使片子本身已如此光芒萬丈,但巧扮虞姬、癡狂演出程蝶衣的張國榮則更加躍然地成了這部電影的代名詞,看過的沒人忘的了,包括張國榮本身,他曾在作客香港節目談及對表演藝術的真誠與追求時,透過鏡頭對質疑他的人嗆言:「拍電影的,你作程蝶衣給我看啊!」這個角色在張國榮心中份量之重可見一斑。

另一部放映的『春光乍洩』則是1997年王家衛導演的作品,影展選擇在本片放映二十週年時對其致敬並以此作為主視覺海報。這部至今看來仍前衛淒美的同志電影,很多人形容是集王家衛電影元素之大成,而更重要且珍貴的是,這部電影是張國榮、梁朝偉和王家衛三人在最顛峰狀態下的一場Happy Together,也是香港電影最燦爛的春光。

即便張國榮總嚷嚷著不想再跟王家衛合作了,因為每次跟他拍戲總得歷經病痛折磨,但誰也沒辦法否認王家衛正是最懂得捕捉張國榮神采的導演,從『阿飛正傳』的旭仔、『東邪西毒』的歐陽鋒到『春光乍洩』的何寶榮,把觀眾所熟知的書生甯采臣給洗練成為美與不羈的代表,稱霸了華語影壇,時至今日,尚不見誰能像他一樣,用眼神便替阿飛立下嶄新註解,用回眸便為程蝶衣披上一襲不朽。

但求一夕之光,希斯萊傑熾熱的令人不忍直視

影展手冊在介紹『我叫希斯萊傑』這部紀錄片時,直接用李安導演的話來開宗明義,李安說:「即使他很年輕,即使他只是配角,他也會搶走整部戲,這就是希斯萊傑的魅力」。

2005年『斷背山』在國際影壇大放異彩,亞裔導演加上同志題材史無前例的獲得奧斯卡八項提名,雖然最終希斯萊傑與最佳男主角獎失之交臂,但片中他將愛人留下的牛仔襯衫緊抱懷中痛心緬懷的一幕,完美表露出他那股揉合憂鬱、敏感卻又濃情烈火的特殊氣質,自此在影壇博得一席之地。

而最為年輕影迷所熟知的,當屬他在蝙蝠俠系列電影『黑暗騎士』中飾演小丑的演出。為了這個角色,他將自己關在房間裡一整個月,觀摩、揣摩、寫日記,完全沉浸其中,最後果真成功扮演了史上最駭人的小丑,為邪惡立下新典範。這部電影同樣也受到奧斯卡青睞獲得了八項提名,但可惜的是,雖然最終奧斯卡一如眾望地將最佳男配角的殊榮頒給了希斯萊傑(是奧斯卡史上第二次頒獎給已故演員),卻僅能由他的家人代領,這始終是影迷中心的一大憾事,小丑也暫從蝙蝠俠電影中缺席,沒人敢接下這份挑戰。

在這部『我叫希斯萊傑』的紀錄片中收錄了多段希斯萊傑年輕時候替自己留下的影像,在臉龐還極為稚嫩之際,早已懷抱著超齡的自覺和夢想,透過一段段自我摸索似的自拍、旅行記錄,以及自導自演的實驗短片和MV,把對藝術、對電影火辣辣的心和才華,和早已按耐不住噴發的欲望,作了最直白的呈現,雖然如今看來竟也像是預告著他那以倍數發光發熱燃燒生命的真實人生,複雜的觀影情緒難以言喻,但對於喜歡他的影迷來說,這部紀錄片或許是僅剩的能夠傾聽希斯萊傑的一場對話,彌足珍貴,不容錯過。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