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巧創業>創業非童話:最華麗的灰姑娘

  • 服裝設計》Athena Chuang品牌設計師莊承華
  • 創業非童話:最華麗的灰姑娘
  • 文∣洪嘉蓮
  • 圖∣關立衡
  • 服裝設計師,一個夢幻交織現實的工作,「創立自有品牌」就像是遇到王子帶著玻璃鞋主動現身,那轉瞬的奇蹟式翻身,莊承華遇到了,她是極少數的幸運兒,也是最努力的那一個。
  • 巧創業 │ 2017-6-30


3月的台北,春雨綿綿,有別於陰涼空氣帶來的蕭瑟,永樂市場裡總是飽滿著生氣。僅容一人通過的狹窄走道,一匹匹或站或臥的布料才是主角。上門的客人在小店內來回走動,細細端詳著手上的布料,一下拿在黃光下照耀、一下對比在膚色上的樣子,忙著比色、比樣、還要比價。

「老闆,算我便宜一點啦,我買很多耶,而且每次都來你們家買。」別以為只有趕工畢業展的服裝設計系學生,才需要這樣斤斤計較,自創品牌的設計師也不惜腿力的「掃街」,只為了找到一碼蕾絲便宜5元的店家。雅典娜,即使貴為希臘神話裡的編織女神,也得落入凡間,在柴米油鹽的生活裡討價還價。

服裝設計師,是最華麗的灰姑娘。一場服裝秀的完整,每每得由設計師來畫下句點,在模特兒列隊後出現,承載著全場最盛大的掌聲走出。燈暗人潮散去,回到工作室、紮起馬尾,拿起最慣用的鉛筆,沙沙作畫,無異於在設計學校時熬夜趕功課的情境。

一季設計的結束,像是12點鐘聲一響,工作服取代華服,一切又回到了歸零的原點,重新開始。服裝設計師,一個夢幻交織現實的工作,「創立自有品牌」就像是遇到王子帶著玻璃鞋主動現身,那轉瞬的奇蹟式翻身,莊承華遇到了,她是極少數的幸運兒,也是最努力的那一個。

革命當下,創造一個架空世界

想像一下,身處現代社會,西裝、洋服已經是全世界一致的日常衣著,但如果有另一個平行世界,東方服飾並沒有被西洋服裝取代,而是隨著時間演進到現代,會長什麼樣子呢?

這是服裝設計師莊承華提出的假設題。當今社會被形容為數位時代,她用「DIGITAL REVOLUTION」命題,做了一個「實驗」,以數位手法重構傳統紋飾,用傳統布料拼接重塑當今流行輪廓,以創新的布料重現傳統的東方服裝線條,讓東方傳統的服裝重新在當代流行中復活。

「宇宙的另一端長什麼樣?」「如果有另一個平行時空,會是什麼樣的生活場景?」鉛筆在紙上作畫的沙沙聲,是莊承華從小最熟悉的聲音,一筆、一畫,躍然紙上的,就是一個架空的新世界。

莊承華著迷奇幻題材,情境與故事的交疊,讓她筆下的服裝多了「個性」,一件裙子,可以是一件憧憬浪漫、同時又熱愛冒險的女孩所擁有的粉紅紗裙,也可以是一個男人為了反諷父系霸權穿上的小小反叛。

服裝不是單獨存在的個體,一整個世界,才構成服裝存在的理由。「每個系列都在想像是個特定氛圍,創造強烈的世界感。」服裝,是莊承華最熟悉的溝通語言,將天馬行空的奇想,變成真實可觸的服裝,莊承華用服裝展現她腦海裡的fantasy。

先達成父母期望,後圓自己夢想

莊承華從小有個百寶箱抽屜,裝滿她的「靈感來源」,像是潘朵拉的盒子,裝載著希望與夢想,累積她想成為服裝設計師的能量。

報章雜誌、節目單、衣服碎布、少數民族的紙鈔統統都有,像是個古玩收藏家,她到處蒐藏服裝素材,即便是電視上芭蕾舞者一閃而逝的蓬蓬裙,不能剪貼,就衝到房間拿出紙筆畫下來,再將畫作小心翼翼地放到抽屜裡,一如服裝設計的夢想,也曾經藏在心底深處。

學歷是父母對她的要求,與家人達成協議,先念完台大,之後就可以念自己喜歡的服裝設計。在台大社會系時發現,社會學的研究方法幫助她更加了解服裝發展的歷史脈絡,「這兩項領域是可以完美結合的,」莊承華沒有放棄大學4年的時間,更沒有忘記最醉心的服裝設計,在課餘時間到設計師工作室學習服裝設計。

同學T恤、牛仔褲的打扮,讓莊承華的短裙、高跟鞋顯得令人注目,偶爾也會招來「她是靠外表」的負面評語。

「誰說愛打扮的人就不認真,我要用2倍努力來證明我跟妳們一樣好,」課堂上她積極發言,展現自己的邏輯思維,用努力與實力證明自己的能力,好強個性,從學生時期就清楚可見。

大學畢業後,莊承華如願,到義大利米蘭Istituto Marangoni服裝設計學院就讀,那時才是震撼教育的開始。

抓住機會,提早10年圓夢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真本事,來自舞台下的生活。

一個下午可以畫出200張設計稿,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創作靠的是技術,將服裝元素、圖像、整理歸納後,結合思考靈感,做出多種結合。」莊承華解釋。多產的設計,不是坐著等靈感湧現才振筆即畫,而是透過方法論,將設計的技術成分一一拆解,再組合成各種不同的形式展現。「設計不只是創意,還要加上邏輯推理的過程,才是專業。」她說。

累積了扎實的基本功,莊承華順利地獲得Fendi羅馬總部的工作機會。近兩年的工作時間,她看到了大廠如何「做品牌」,除了創意,還有行銷,每個細節都是商業性的考量。這段工作歷練,後來更成為莊承華自創品牌最重要的養分。

莊承華回到台灣,在Fendi擔任視覺陳列的工作,另一方面也尋覓著其他設計工作機會。

透過一次參賽認識了裕隆集團嘉裕大中華區副總經理溫筱鴻,這位伯樂發掘莊承華的才華,看好她的設計天分與作品商業的可行性,鼓勵她創立自有品牌。2013年底她以同名「Athena Chuang」設立品牌,比她原先規畫早了10年。

擁有自有品牌是每位設計師的夢想,她成功跨出第一步,但這條創業路並非一片坦途。

好強的莊承華,因為不喜歡失敗,所以對每件事情的先前準備都全力以赴。從研發設計、廠商溝通、拍攝型錄、模特兒選角、試裝、上秀、修照片、發新聞稿、談通路、拍型錄、將一件件衣服成品掛上吊牌......,大小事情統統一手包辦。

做品牌,自己是最大的阻礙

自創品牌,更像是一人工作室,「做品牌」的能力,需要許多非設計的專業來共同支撐。回想在Fendi的工作經歷,「專心做設計,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莊承華說。大品牌的分工細緻,服裝設計師只需要專注設計,其他行銷工作都不需要操心,推出自有品牌,有一半以上的時間可能都必須處理與設計無關的瑣事。

莊承華往往在辦公室待超過12小時,不在辦公室就是出門找布料、跟廠商溝通、到櫃位陳列商品,在家也多半在畫設計稿、找靈感。被問到不工作的時候在做什麼?她想了一會,像是突然找到了答案,眼睛一亮的說,「我發現,我現在很少不是在工作的狀態」。

「做設計的人,最討厭聽到別人告訴你要畫什麼,」莊承華笑說,只要對設計有熱情的人,最大的夢想一定是擁有自己的品牌,可以隨心所欲,「現在才知道,那是天真的憧憬,真實世界完全不一樣。」

原以為自創品牌就是自己做主,可以盡情創作喜歡的服裝,想不到是角色互換,自己成為最強大的反對方。

「最大的限制就是自己,follow your heart行不通啊!消費者不埋單。」莊承華說。創作的限制來自市場、來自客人,最大的挑戰就是商業性與創意的拉扯。回歸到大眾品牌的經營,無法讓消費者願意穿上身的狂放創意,只能成為偶爾的「消遣」,一解「設計癮」而已。莊承華就在商業及創意中,不斷的遊走與摸索。

幸運的是,不到3年,她也有了忠實粉絲,愈來愈多人知道「Athena Chuang」是一個源自台灣,卻擁有歐洲精品細膩質感與優雅設計的品牌。除了一年例行推出兩季服裝,接下來也開始進攻訂製服市場。

 「自創品牌不是天真浪漫的美好想像,但我看的是開心的部分。」雖然得花一半以上的時間處理跟設計無關的瑣事,「但至少我有一半的時間可以畫畫阿!」一筆一畫的建構fantasy世界,仍然是莊承華最喜歡的事。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