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輕生活>東京6次元咖啡:一個抽離日常卻最暖心的場所

  • 下班不想直接回家?
  • 東京6次元咖啡:一個抽離日常卻最暖心的場所
  • 高嘉鎂


晚上離開辦公室,剛才在公司爭執的不愉快還殘留在臉上,滿肚子火氣。如果這時直接回家,一把火肯定燒回家中,只能關上房門搞自閉。都市的人們,每日如沙丁魚趕上班,似機械般生產著,下班以後累得無法思考;如果下班後不想直接回家,如果想給自己留點餘裕,從「公司→家」這條直達捷徑上,有沒有其他「繞遠路」的可能性?

在日本東京,繁忙的巨型都市遠比台北更擁擠,卻出現這樣一個暫歇之地:「6次元」cafe。

狹長型的店內至少有3000本書,零零散散、隨興地放在架上,吸引不少對文學、book cafe有興趣的人造訪;而每年諾貝爾文學獎公布前,這裡就像是派對一樣,眾多村上春樹的粉絲聚集此地等待開獎。在都市裡儼然是個「異空間」,蔚為奇觀。

打造6次元:從「居空間」到「異空間」

「6次元」是什麼?要從店主中村邦夫談起。

1971年出生的中村邦夫(ナカムラ クニオ),聊到最初構想6次元時,當時他還在電視台擔任節目導播。儘管身為導播,他其實想成為製作人(producer),但是他想製作的不是節目,而是一種新空間型態。

構思的過程很簡單,首先他拿出一張白紙,寫下三件這一生最想做的事情:二手書、咖啡店、展覽空間;接著把三件事情畫成三個圈互相交集。中村邦夫想到了「六級產業」的概念:一級產業×二級產業×三級產業,相乘以後,竟產生意想不到的綜效。

如果二手書、咖啡店、展覽空間相乘,三者並存,中間的交集處,不也就是類似六級產業概念?透過二手書、咖啡、展覽將人們匯集到此地,透過活動將陌生人們連結在一起,這其實就是實驗型的都市「茶室」。於是,名為6次元的咖啡廳,就這樣誕生了。

中村邦夫說,家如果是「。」,咖啡店就是「、」,日文的句子是由頓號與句號所構成,如果把每一天比喻成一個完整的句子,回到家便打上句號,那麼咖啡店就是讓人能按下暫停鍵的頓號;藉由頓號,抽離了日常,就有機會重新審視自己。

來一杯「斷食咖啡」吧!

現在,東京街頭充滿各種咖啡店,book café的概念也正流行。那麼6次元和其他咖啡店有什麼不一樣?如何能發揮六級產業的效應?

中村邦夫提出一個問題:如果咖啡店沒有好喝的咖啡,客人還會來嗎?以這樣的想法為原點,他在6次元辦了一場名為「斷食café」的活動,用意是對「飽食」時代的反思,活動不開燈(只點蠟燭)、不供餐,客人是否還願意來?

他透過推特發布活動訊息,選在一個滿月的夜晚,搭配著洋服展示,因為不開燈,店內充滿點點燭光。然而效果卻遠比想像中好,客人源源不絕,不只常客出現,還有更多新客人到訪。

這場活動一直持續到了深夜,末班車已開走,但所有人卻留在飢餓與黑暗中,繼續談天說地,不肯離去。

這時中村邦夫發現,原來人們真正想要的,未必是美味的餐點或純粹閱讀,而是純粹的「溝通交流」。在6次元這個空間裡,書凌亂地放著,好讓人翻閱起來更輕鬆;空間非常擁擠,但一個人挨著一個坐著卻不感到緊張;大家在這裡卸下心防,就像是英文裡說的「Alone Together」,其實,人喜歡一個人,卻不喜歡自己一個人,期待生活在群體裡,孤獨不孤單。

中村邦夫堅持,「6次元」必須要「小」,因為小小的才有機動性、花費少才能細水長流,而這股小的力量,卻因為連結夠堅實緊密,足以對抗主流。

也許是中村邦夫過去身在媒體界,看見人與人在虛擬網路裡的疏離,以八卦心態關心議題,而非將事件裡的人事物當作有血有肉的真實,於是從心底油然產生一股對主流的反動。中村邦夫說,他要做一種小而美的事業,卻能讓人與人在真實的空間,真正相連起來。


圖片來源/weheartit

 

 

        做自己的CEO,讓人生有意思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