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玩設計>為什麼女巫不能當主角?

  • 《北投女巫》漫畫家簡士頡
  • 為什麼女巫不能當主角?
  • 高嘉鎂/作者
  • 關立衡/攝影
  • 簡士頡小檔案:1991 年生,高雄師範大學視覺設計系畢業,曾任職仙草影像。現為漫畫家,代表作為《北投女巫》。
  • 《30》雜誌 2016年12月號 第148期 │ 2016-11-30


一直以來,童話故事中王子公主常是孩子們的憧憬,女巫被討厭地悲慘死去。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女巫非死不可、反派活該被討厭?為什麼女巫不能當主角?

這是《北投女巫》漫畫家簡士頡丟出來的疑問。儘管姿態沒有傲氣,卻能在這1991年生、T恤短褲裝扮的8年級生身上,嗅出一股「女巫」般叛逆反骨的氣息。

最近在7、8年級間,一部帶有挑戰意味的手機漫畫被熱烈討論。挑戰什麼?它挑戰台灣漫畫以往自我限制下的「善良風俗、益智教育」風格,挑戰畫七情六欲,這部新作就是漫畫家簡士頡的《北投女巫》。

「北投」地名,來自平埔族之一的巴賽族語「Kipatauw」,指的是「女巫」。因地熱而氤氳繚繞的北投,傳說是女巫的居住地。你認為這只是單純的傳說?其實北投真的有「女巫」!

她們躲過戰亂藏身都會,各自擁有超能力:能做預知夢、釀成悲劇、變出動物、讓植物蔓生、製造恐懼、魅惑人心、產生光明、維持和諧與秩序,卻毫無野心守護北投,力量削減。

削減原因來自軍事團體「白團」。白團是國民政府來台,蔣介石召集日本高階軍官組成的影子軍團,密謀反攻大陸。如今女巫正受白團第三代狩獵,個性迥異又特立獨行的女巫和獵人愛恨交織,爾虞我詐、各懷鬼胎的盤算⋯⋯。

迷人又可愛的反派角色?

漫畫主角跟迪士尼動畫的反派角色一樣,以女巫形象現身。比起零瑕疵的公主,簡士頡特別喜歡反派。他說:「我是缺點和負面情緒很多的人,所以反派視角我比較好理解。」

簡士頡漫畫女巫依然不會變成「乖寶寶公主」。她們懶散怕麻煩,對超能力由來一無所知,放任外界攻擊,超能力消失也無所謂。簡士頡說,這不也是現實世界的翻版?台北過去生活著平埔族,某些人身上流有平埔族血脈,但自己卻不知情,考究起來又眾說紛紜。這不就是女巫對自己血脈的消極態度嗎?

這樣的現象,與其說是不去探究,不如說是長久以來,探索自己的欲望被刻意壓抑、抹煞掉了。

女巫都是以簡士頡大學同學為藍本,當時系上MV大賽各個表現精彩絕倫,但他卻隱約察覺這些才華在那時就是終點;這些最年輕時的潛能也許出社會後就會消失,趨於平庸,潛能和特色被社會視為無用⋯⋯。

也許,是一個不願捨棄閃閃發亮青春的念頭,驅使簡士頡開始畫漫畫。

超能力,是誰讓它離你而去?

女巫總是能奪去主角最珍愛的寶貝,而主角總是要除掉女巫才能拿回寶貝,這是《巫婆一定得死》書中從心理學角度分析,其實,女巫是無限欲望的象徵,公主是光明的代表,兩者都是「人」自己。戰勝欲望、重回光明、欲望復甦、持續奮戰⋯⋯這不也是人生不斷上演的劇碼?

簡士頡15歲決定當漫畫家,大學畢業後漫畫工作難找,先到仙草影像半年,參與蔡依林〈Play 我呸〉等MV動畫分鏡,漫畫得獎後離職畫漫畫。

一如他喜歡反派角色,「離經叛道、驚世駭俗」也是簡士頡創作的特色。主角不是正義人物,像個「小賤人」,會嫉妒、會懦弱還有酸葡萄心理,企圖敲碎台灣保守風格的傳統。

然而和市場交手,就像割下自己的心頭肉。他在漫畫後記形容,自己已不是熱血漫畫青年,而是「冷血漫畫婊」:環境嚴峻,冷靜分析才能成功。他透過comico連載第一部手機漫畫,實驗規畫、再實驗再規畫地走。

困難實在太多,一是薪水微薄,二是缺乏冒險環境,三是不是科班出身,畫跟想之間的差距,都讓他不斷撞牆。

當收入跟商業模式都讓人失望,漫畫家只能靠熱情苦撐嗎?簡士頡不吃這套,他認為不是沒有資源,只是用的方法聰不聰明。他靠著移動現有時間和資源到正確位置,竟也完成了《北投女巫》。他要證明自己的實力值得拿高薪,現在正準備2017年要在韓國lezhin平台上開啟新連載。

天賦要能發展成志業,必須不斷與黑影戰鬥。而簡士頡喜歡的反派女巫,正是人類自由展現性格,且不斷與天命爭鬥的一面。

我們正從壓抑「女巫」和自由性格的世界,走向可以正視欲望和性格缺陷、脆弱的時代。反派角色活了起來,活在你我體內,甚至就是你身邊的人。而簡士頡給了女巫靈魂,讓我們沉醉在現實和虛幻的愛恨糾葛之中,在亦正亦邪的灰色世界,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Q1:為什麼想當漫畫家?

因為喜歡說故事,覺得自己天生就是吃這行飯的,一定要畫漫畫。

Q2:靈感來自哪裡?

平常沒有追日漫,看美漫DC、image等上面的作品,人物動作、表情大多看電影、影集來模擬。

Q3:創作時有哪些小趣事?

不會畫跟會畫覺得無聊都會讓人暫停。所以我常常畫一畫就停住,想要找更有趣的畫法。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