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玩設計>城市為什麼冰冷?

  • 《大城小事》漫畫家HOM
  • 城市為什麼冰冷?
  • 高嘉鎂/作者
  • 關立衡/攝影
  • HOM(翁瑜鴻)小檔案:1987 年生,文化大學美術系畢業,曾任媒體與遊戲業。現為漫畫家,著有《大城小事》、《魔幻時刻- THE ACTOR》。
  • 《30》雜誌 2016年12月號 第148期 │ 2016-11-30


翻著HOM翁瑜鴻的故事,有歐洲繪本小說「紙上電影」的味道。電影上映龐雜都市裡的深夜食堂,半夜12點開張,聚集徬徨的靈魂。為何活在轟隆隆城市,如此壓抑?

她提起很喜歡的一部小說《逆女》,裡頭是感情很差的一家五口,媽媽玻璃心、爸爸沉默無作為、哥哥受寵、弟弟被忽略,而主角生活在支離破碎的家庭,被傳統體制給束縛。和電影《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一樣,因家庭缺愛造成心理陰影,導致主角悲劇性的人生。

HOM說,這是一種「假性孤兒」現象。傳統家庭提供物質照顧,但從來沒有照顧心靈,只告訴你要守禮儀;雖不是長輩不愛你,而是這種愛讓彼此都心靈空虛。她說:「親人一定要有友情的成分在,感情才會好。」

家庭的痛苦、傳統的僵化,讓一個個年輕人選擇逃離。他們想逃,愈遠愈好,於是浪跡天涯,成為職業背包客;又或者是躲在虛擬世界,到處與人筆戰,受傷也不怕痛。

其實,這是患了「逃離症候群」,失去面對日常繁瑣的勇氣,害怕衝突讓世界崩毀、讓蛹裡的自己受傷。

但是,HOM卻相當擅長描繪兩難、難堪的處境;當人們一個個逃離時,她選擇了面對,破繭而出。

如何面對曾經逃避過的自己?

你是否在FB追蹤「大城小事-Big City, Little Things」?從網路出成書的漫畫,主角有菜鳥導師、童年死黨、車禍截肢的年輕人、長大各分東西的樂團⋯⋯他們像你我周遭朋友發生的小事,然而這些大城市裡的微不足道,卻讓人一再看見自己的脆弱、不敢面對的心底,笑中淡然掉下淚珠。

這是HOM的作品。在與她見面前,心中浮現的形象是一個散發知性、溫暖的大姊,想不到29歲的HOM,是個身材嬌小、畫著深黑眼線、戴頂大帽子的潮人物,還喜歡打籃球,非常帥氣。

她表明自己真正想畫的,是像影集《黑鏡》那樣科技感、接近未來,想像力可以繞著天空轉。她說,自己有意識以來就會在腦中構思各種故事,特別喜歡觀察跟自己不一樣思維的人,而任何事情對她來說都充滿無限可能。

HOM曾在媒體和動畫公司工作,為了有更多時間畫漫畫,她選擇當專職SOHO,她說「我覺得錢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過得開心,因為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她曾經畫一名聽障生,自尊心極高卻缺乏自信,所以無法消化挫折,靠著分數證明自己,碰到逆境就下意識逃避。最後幫他找回自信的,不是分數或掌聲,而是毫無條件支持的友情。

HOM也曾像故事主角一般逃避過,愛畫畫的她,上高中美術班卻發現,同學和老師都鄙視漫畫,認為藝術呈現內在世界,漫畫不入流,「那時候完全壓抑住想畫畫的欲望,所以過得非常痛苦。」

她不知哪來衝勁,被看不起就要證明給你們看,畢業時術科成績衝到前兩名,「那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我卻如此過好幾年,迷失自我。」

到底誰的世界才是「正常」?什麼才叫「正常」?聽不見的人們覺得自己迷失在正常人之中,想畫漫畫的人也迷失在規矩的世界裡。為什麼不能純粹享受好好做一件事情的樂趣?

故事,從理解自己開始

漫畫家,其實是演員,他們還是個心理師。最近當紅植劇場找來HOM 合作漫畫,有一幕描述演員如何詮釋角色,表演老師說:「演出時不要以自己的思維判斷,將心打開、放軟,徹底理解並接納角色一切。站在對方立場思考,思想同步,就更能進入角色內心,演出才會更成立。」

《大城小事》系列的誕生,來自HOM過去的低潮。那時她獲得許多人鼓勵,聽張懸的歌,想到在城市角落或許有許多像自己一樣的人。她想告訴大家,每個人都有低潮,而每段低潮都有意義。

人表面上看起來是完整的,心智卻是破碎的,因為成長過程中有很多不願記起的回憶,被壓抑進深層潛意識裡。HOM 的漫畫之所以撫慰人心,或許是因為她像是以佛洛伊德的自由聯想,引導你在夜深人靜時放空,勾出心底的情緒,讓你思考為什麼如此,再重新拼回自己原本的樣子。

於是,你也跟著漫畫一同成長了。

Q1:為什麼想當漫畫家?

有意識以來就會在腦中構思各種故事,喜歡觀察跟自己不一樣思維的人。

Q2:靈感來自哪裡?

分鏡:《氯的滋味》、《波麗娜》、《Jazz Maynard》、漫畫家魚喃キリコ。畫風:《地獄怪客》作者Mike Mignola、動畫《URBANCE》、漫畫家魚喃キリコ。

Q3:創作時有哪些小趣事?

凡事未必happy ending,之後想挑戰畫有懸念的作品。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