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職場學>桌遊設計/導演的「彈性人生」

  • 2Plus桌遊設計工作室徐嘉壕
  • 桌遊設計/導演的「彈性人生」
  • 謝明彧/作者
  • 關立衡/攝影


工作與興趣有可能結合嗎?

這個問題,幾乎每個人都曾自問過。最美的夢想,就是把興趣變成工作;退而求其次,則是把工作做出興趣,讓自己每天都吹著口哨上班去。然而現實中,許多人常是選擇一份薪水可以接受、又不討厭的工作,先求養活自己就好,至於符不符合興趣?算了,興趣,還是留到週末空閒時再做吧!

在徐嘉壕身上,你會看到不只是工作與生活結合,更是「工作就是興趣」。

如果為徐嘉壕列Slash,產品經理/編輯/桌遊設計師/資深玩家/導演/編劇/演員/製作人/召集人⋯⋯洋洋灑灑,都是生活中某一面的他,這也是現代生活家的面貌,工作、生活、興趣三者結合,「人生,不就是要快樂嗎?!」他說。

星期一到五週間,徐嘉壕的頭銜是「2Plus桌遊設計工作室產品經理」。延伸自大二時一頭栽入的桌遊世界,那時他常不遠千里從陽明山,跑遍北台灣甚至遠征基隆,只為參加桌遊團。

現在的他,除了協助編輯、行銷各國知名遊戲,與國內桌遊設計師合作研發國產桌遊,從玩到編到研發全包辦,還曾推出自己設計的桌遊《大禹治水》。常常同事一吆喝,大家坐下來就展開戰局,「了解各種新桌遊,也是我們的工作內容之一啊!」他笑說。

一到週末,徐嘉壕的頭銜則換成「腦動劇團導演」。大學時身為話劇社一員的他,難忘當初大家從無到有做出一齣戲的感動,3年前號召夥伴,大家各掏點錢出來成立劇團。以一年一檔公演為目標,至今已經連續3年完成公演,明年更打算挑戰原創戲劇。

這類「同好會」性質的劇團,台灣其實不少,但由於是「做興趣的」,很多劇團不是人員湊不齊、排練喬不定,公演一延再延;就算最後上戲,但門票賣不出去,只能送票送很大。

不過徐嘉壕從一開始就決定「絕不虧錢做戲,絕不做對不起觀眾的戲,劇團才活得下去」。他直接鎖定「售票公演」,第一年就做到損益兩平,原本賣面子來的親友,看完甚至直接預約明年的戲,如今就算選在300~400人的場地,也都能衝出8~9成的實銷票房,以小劇團來說,成績斐然。

你能接受最壞情況嗎?

看到徐嘉壕興趣、工作都兼顧還做出成果,有些人不免疑惑:為什麼他能全都兼得?

但徐嘉壕反而更想問:「為什麼要放棄?在放棄前,你有認真想過、並真的去試過嗎?」或許是台灣升學教育的關係,大家從小都走在父母規畫好的路上,既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卻也從沒去做新嘗試,只要看起來不要太糟就直接選擇。

「我20歲前也是這樣,直到大一那年,決定休學⋯⋯」出身基隆的徐嘉壕,如同所有港都父母的期望,選填海洋大學商船學系,一年之後,個性自由、喜歡新鮮的他,想到每次出海就得關在船上的封閉環境和例行事務中,簡直讓他崩潰!徹底明白自己不想當船員,但該怎麼辦?

那時,他想起高中老師說過的話:「如果你不知道怎麼選擇,就想像最糟會是怎樣?真的發生,你能不能接受?如果可以,就去試吧!」面對問題,一定要想到底,不要逃避。其實他以前也想過「假如⋯⋯,那會怎樣?」想了幾秒,往往下意識地躲開不去深入,安慰自己「不至於會那樣啊?」這次,徐嘉壕面對自己:繼續讀下去、以後當船員,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最糟狀況,那「到底有什麼能讓我做喜歡的事,但又不會沒出路?」

決定休學一年,邊打工邊準備重考。他到預售屋建案做打掃工作,建商為了吸引人潮,每到週末都會辦各種活動,有天他隨口提了一個關於活動的做法建議,沒想到負責人覺得不錯,之後愈來愈常要他發表意見。最後,他從打掃小弟,一路做到活動承辦人,一場活動招來500~600名來客。

這段經驗,讓徐嘉壕發現自己很享受「解決問題」的過程。面對問題,去思考到底有可能是哪些原因造成?那有哪些方法可以改善?需要哪些人力、物力、做法上的配合?最後,又該怎麼把自己的解決方案向別人解釋清楚,讓事情順利進行?

「我發現,做策略原來這麼好玩!」

快樂,所有選擇的初衷

徐嘉壕重考時改選文化大學廣告系,因為做廣告,就是針對客戶需求去分析問題、提出方案,然後變成實際成品,再交由市場檢視,進而驗證自己的想法對錯,又該怎麼修正,「這就是做策略!」

大學時對話劇社的投入,和對桌遊活動的著迷,也都是同一個理由。

徐嘉壕說,做一齣戲,不只是演員和劇本,道具、排練、場地、燈光、音效、後台,每個環節都是未知。怎麼去理解問題、釐清需求,接著找出解法,確認哪些自己能做,不能做的又該交給誰,交出去後怎麼訂驗收標準、怎麼管控流程,最後戲出來,觀眾埋不埋單,「這都是無數的決策。」

而桌遊,更是與其他玩家的決策對決。怎麼組合出最佳手牌、怎麼隱藏自己、怎麼唬弄對手,最後牌一翻出,看看自己的決策和對手的決策哪個厲害,然後檢討自己是輸在哪、對手又怎麼贏,「理解自己與別人思考脈絡的差異,超令人興奮!」

休學打工,他反而看清楚自己想做有關「決策思考」的事,因為這讓他快樂!很多人都強調工作要拚命、認真、專業,卻忽略了「快樂」對職涯選擇的重要性。所以廣告系畢業後,徐嘉壕順著內心的快樂,選擇進入桌遊產業,以及成立劇團,這些看似與所學無關,但核心其實一脈相承。

「一定要敢放開既有道路,去思考、去嘗試、去體驗,才能明白自己的快樂從哪裡來?」如此一來,面對選擇才不會被薪水高低、頭銜好壞、世俗看法所束縛,不敢去要那些「看起來不太賺錢,但其實很快樂」的生活可能。

時間管理學:別摔碎手中玻璃球

有人說,生活就像手上同時丟著好幾顆球,「雖說都是球,但有些球掉了,再撿起來就好;有些球一旦落地碎了,就要用加倍的時間來修補。」對徐嘉壕來說,工作,就像最重要的玻璃球,絕對不可以漏接;而興趣,則是橡膠球,偶爾不小心掉了,彈彈彈幾下,再撈回來就好。

工作之所以是玻璃球,在於每個桌遊專案都有結案時限。以上市時間倒推,何時要送廠、何時要完稿、何時作者要交件,每件事都有它的最後期限,「想要多元生活,你就一定得掌控好『最重要那件事情的時間』,」才不會因為工作延宕引發骨牌效應,為了趕工,只好擠壓或放棄其他活動的時間,最後弄得每件事都來不及。

「這就是時間管理的彈性,抓緊最重要的,其他自由安排,」徐嘉壕說,當工作進度確定後,同樣用倒推法,將劇場活動不同時期該完成的任務,逐一填入剩餘時間中。畢竟公演準備期長達一年,除了公演日是不可變動的死線,其餘編劇、排演、道具都有可以彈性調配的空間。

所以,工作和興趣在徐嘉壕的心理比重是5:5,兩者都不能偏廢;但在他的時間安排上,比重上卻是7:3,寧可多花點時間確保工作走在穩定的進度上,才有餘裕盡興玩劇團。否則工作拖著沒做完,一週7天都忙著救火,兩者占比變成9:1甚至10:0,就算不想放棄興趣,也沒力氣經營了。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