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潮人物>楊丞琳 荼蘼晚香的自在

  • 選擇
  • 楊丞琳 荼蘼晚香的自在
  • 吳思旻/作者
  • 關立衡/攝影


人生是一道道選擇題,每一個叉路都有A、B方案,你怎麼選?

選擇前,我們總是希望知道答案,然而真實的人生卻是永遠沒有答案的單選題,令你困惑的往往不是題目,而是那些眾多的選項。

眼前的楊丞琳,一頭粉色的低馬尾,一襲亮眼的正紅色上衣,說起話來直率,眼裡既有著都會女性察言觀色的犀利,卻又有著看盡「荼蘼不爭春」的了然,在王小棣執導的《荼蘼》戲劇中,她就是帶著犀利與悵然的選擇,演出都會女性在人生十字路口徘徊的掙扎與糾結。

聽說,春季最晚開的花,叫荼蘼花。當所有花蕊競相展現芳容後,才不急不徐的綻放,等待、不爭香,只為一場不輕言放棄的美麗花開。

A與B都是選擇,難的是每個選擇,都只能做一次。

「我們的未來,絕對、絕對不能輸給方案A!」《荼蘼》一劇中,女主角在選擇方案B後,認真嚴肅地對男友這麼說。她宣誓的一字一句,鏗鏘表信心,卻未嘗不是在跟自己喊話,因為她不能輸。唯有活得好、過得幸福,才能證明自己當初不是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但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我們無法與未發生的事比較,於是遇到不如意時,我們總想著另一條路一定比較好,後悔做了眼下的選擇,而過度給予假設性的期望。

小棣老師的《荼蘼》,給了楊丞琳戲外很多的啟發。「矛盾」,是她為現階段下的形容詞,即使心情自在,卻仍像是站在天平的兩端,面對眾多選項,仍舊糾結在ABCD裡,她笑說,看來選擇是一輩子的功課。

前幾天她才看完由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大犯罪家》,令她驚訝的是,人生最無法掌握的,往往是隱藏在不知不覺、無聲無息間的「真實」。

人生,我們總是急著想照自己的劇本走,但真實生活,荒謬無常與憂喜參半,無法預期。但那就是「真實」,如果最終不能理解荼蘼晚香的自在,如何選擇都未必對。

AB選擇,你心中最渴望的是什麼

她,從小學便立志當藝人,加入舞蹈班,她學著編舞,一路參加選秀比賽,一有機會,就毫不考慮站上舞台。她的人生只有一條路,不顧一切往前衝,然而人生,真是做了選擇,就能義無反顧、一切順遂嗎?

16歲就出道的她,在追求夢想的路上,面臨的第一個選擇是:學業還是事業?

高中時因為出勤時數不足,最後決定休學,在那個保守年代,「休學」不是個容易的決定,好不容易得到了一張藝人合約,從團體4 in Love出道後也並非一帆風順,甚至曾因為主持失言,遭受大量抨擊,年紀輕輕就承受極大壓力。

如果當初選擇把書讀完,一切會不會好一點?

我們太常選擇A之後掛心著B,想做的事情起步並不順遂時,絕大多數人會選擇放棄,但楊丞琳卻沒有。

出道17年即使目標明確。卻不輕鬆, 她演戲、主持,花5年時間才以《曖昧》紅遍大街小巷,演10年戲,才以偶像劇《海派甜心》獲第45屆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獎。

好勝的她,只想著眼前的好,一心想把選擇做到最好,她說:「我不是要證明給誰看,只是為了證明自己沒有選錯。」

初出道義無反顧的決心,一直到了29、30歲關卡,反而面臨徬徨與不安,在這個本該是展現自己最美姿態成熟的年紀,為什麼怕?

今年32歲的楊丞琳,形容年紀愈來愈大,想做的事情愈來愈多,時間反而不夠用,「人生很矛盾,隨著年紀漸長我需要更謹慎,事業上該衝還是該停?我有事業目標又想陪家人,如何取捨?」

即使站在ABCD十字路口,看似矛盾,難以抉擇,但時間的醞釀,在她身上卻自然散發著如荼蘼般的晚香,一如作家羅曼羅蘭形容的那種英雄,「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荼蘼如何自芬芳,經歷眾多選擇後,楊丞琳的體會是,「選擇,都是你當下最渴望的那件事情。不要一直回頭看,每回頭看一次,就退後一次,人生不完美,每一種選擇,都是喜憂參半。」

堅持與等待,是為了和最美相遇

A、B選擇中,另一個煎熬是等待。

等待不是停滯,是為了尋找突破。《不良笑花》開啟了她的演技創造力,《醉後決定愛上你》令人看見她知性的蛻變,那麼她就不能停在原地。

「以前機會來了就做,但現在我會先確定自己想不想要,」她說,她推掉好多部劇本,不急著選擇,她只是反覆確認自己的心,想尋找一個更能觸動生活的角色,一個平凡中的不平凡。

她就這樣揮別台灣電視劇整整5年,她又開始擔心自己會不會沒機會:「要不要趕快再抓住一個機會,讓觀眾記得我?」

荼蘼等待最後,才吐納出一縷花語的嫣然,她能等待所有花都開過,才不慌不忙地綻放嗎?

等待最是煎熬,情緒糾結反覆,要或不要?堅持等待,真能和最美相遇?

荼蘼的智慧,其實是把自己準備好後的蓄勢待發,以為是錯過,其實比任何人更清楚自己想要什麼。

過去她急著為角色創造生命,其實是為了在表演中得到更多掌聲;然而當楊丞琳把自己放慢,才發現,愈平凡愈真實,只要幾句對白、幾段情節,就足以打動她,也更能清楚看見角色生命。拍《荼蘼》過程中,「每當讀到某句話,我的心會有揪一下的感動。」

等待之於楊丞琳,就像莎士比亞筆下的植物,雖因為等待而苦,卻是意志的展現。

莎翁形容:「我們的身體像一個花園,我們的意志是花園裡的園丁;我們是否將蕁麻、生菜、牛膝草,連根拔起,拋棄也好,辛勤耕作也好,那力量都是我們的意志」。意志,因為等待而苦,但楊丞琳沒有停下腳步,過程中的經歷與充實,也讓果實很甜美。所以你才能看見她在《荼蘼》亮眼的表現,在最新專輯《年輪說》MV中首次的導演處女作,甚至以蒙面的「鑽石女士」展現唱功,讓兩岸三地驚豔於她蟄伏後的美麗。「這5年,真的很值得,」楊丞琳閃著雙眼說。

練習自在,不急著每件事都抓緊

春晚荼蘼還有一個智慧,就是不爭香。

以前的楊丞琳,絕不給自己留退路。不留退路是要自己做到最好,她甚至不敢犯錯,擔心耽誤自己成長的機會,直至後來,長期吃抗生素,把身體操壞,她才真正正視自己的生活。

她自嘲以前像是機器人,生活被通告、工作填滿,晚上9點結束一整天宣傳行程後,趕拍廣告片到早上5點,回家卸妝後再重新上妝,坐車到拍戲現場,再軋戲拍到晚上12點。

「以前我想要面面俱到,以為工作就是生活,現在我才明白,身心富足是工作給不了的,」不是抓緊了就代表擁有,抓太緊反而什麼都沒有。

拚命三郎的楊丞琳,徹底變了。

「我常常在想,我這麼年輕就放慢腳步,會不會很奇怪?年輕不就是要拼嗎?」面對自己回歸「正常人」生活,她又開始不安。

直到一次做身體理療的長輩對她說:「你把自己保持好,當你回到工作崗位時,只會更好,人家永遠看到你處於一個很好的狀態。」

採訪過程中,她不斷地把「自在」掛嘴上,30歲以後,像是她的第二人生,重拾生活樂趣,比起燦爛漂亮的生活,她現在更希望讓自己活得有質量。

過去不安的煩惱,此時此刻仍在經歷,她說:「生活中拉扯會一直存在,但現在我不急著想要答案」。選擇有得有失,學會放過自己,邊走邊看,在她身上可以看見,當你自在,連徬徨都能很享受,猶如一朵晚春的花蕊,終有最適合的姿態。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