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趨勢>設計思考,找到自己的與眾不同

  • IDEO創始顧問Barry M. Katz
  • 設計思考,找到自己的與眾不同
  • 林玲瑩/作者
  • 關立衡/攝影
  • 不產汽車的矽谷為什麼能取代底特律成為未來汽車重鎮?IDEO創始顧問貝瑞‧凱茲指出矽谷式設計思考4要訣:信仰成功、找到與眾不同、以新生兒眼光看世界、換位思考的同理心。
  • 《30》雜誌 2016年10月號 第146期 │ 2016-9-29


2025 年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科幻電影《回到未來》預言成真?不久的將來,汽油車的時代宣告終結。馳騁公路上的,是一輛輛流線型輕巧無人車,你再也不必忍受尖峰時刻的烏煙瘴氣,也不需要搞懂複雜的交通號誌和路標,無人車自動駕駛,乘客只需舒服地坐在車裡享受通勤時光。

無人車,這項顛覆世界的發明源自矽谷。未來的汽車重鎮不再是底特律,10年間,矽谷的Google、特斯拉(Tesla)、蘋果(Apple)等公司紛紛投入研發,只花不到1/10的時間就顛覆了百年汽車史。

破壞式創新,來自於矽谷的核心精神──設計思考。全球最具影響力的設計公司IDEO的顧問貝瑞‧凱茲(Barry M. Katz)如此定義:設計思考的第一步是問對問題。

每年奪走數萬人生命的交通事故,起因是人還是車?想要保障行車安全,是努力提升車輛性能、車身穩定系統、自動煞車輔助⋯⋯,還是根本不要有人駕駛?

從20世紀初的老爺車(veteran car),進化到毋須駕駛的無人車(self-driving car),科技的迭代創新,正顛覆人類認知,矽谷神話不僅來自於突破性的技術,更是以人為本的設計思考。

創新矽谷,設計就像呼吸般自然

IDEO創始顧問貝瑞‧凱茲,今年9月應飛捷文教基金會「Design For Taiwan」計畫之邀來台,從設計思考談矽谷創新。他如此詮釋:設計思考是有目的地創造商品、策略、組織思考邏輯以解決人類問題。「工業設計師會設法改善產品,同樣地,醫院的管理者竭力使醫院運作更有效率。」他比喻。

就像無人車問世,是為了降低交通事故發生率,卻也解除能源匱乏危機,節省個人浪費在車陣中的通勤時間。車子變成移動中的家,你可以在早晨上班的途中刷牙、化妝、吃早餐,甚至打開電腦,移動中開始一天的辦公行程。

年近70歲,白髮蒼蒼的貝瑞,是一個充滿好奇心的老頑童,一雙靈活的眼睛無時無刻在觀察環境,他貫徹著賈伯斯那句名言:「求知若渴, 虛心若愚。」涉獵歷史、數學、科學、藝術等多個領域,甚至對東方佛教哲思和中國古代科技也興致盎然。

設計思考有一套方程式:從現實的挑戰─田野觀察─綜合分析─製作原型(prototype)─到擬定解決方案。話雖如此,現實生活中,我們總是在一團混亂中找到答案。所以貝瑞認為,設計思考不是方法論,而是一種哲學,一種看待世界的方式。

同樣是科技掛帥,日前政府喊出「亞洲矽谷」計畫,厚植物聯網與創新創業人才。台灣有可能成為下一個矽谷嗎?貝瑞提出4個關於設計思考的詰問,提醒我們應著眼於微觀(micro scope)而非巨觀(macro scope)。「問題不是台灣能不能成為矽谷,而是台灣獨一無二的優勢在哪裡。」他說。

1 創新者DNA:我信仰成功!

What if we success?創新源自天賦,還是後天的勤勉不懈?一群哈佛學者研究創新者的DNA,發現這群人擁有一種罕見特質:能快速連結各種經驗,組合出新的事物。因為他們對經驗的思考更為透徹。「我們設計的出發點都是害怕失敗,但不妨問問,如果我的點子成功了?我們真的有可能改變世界!」貝瑞舉例,100年前亨利‧福特發明汽車時,他從未擔心用動力車取代馬車的點子是否過於驚世駭俗,構想失敗了怎麼辦?這塊大型鐵機器要是造成交通混亂又該怎麼辦?他只是不斷地投入、研發、改良,直到第一代福特T型車面世。

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改變人類的時空認知,在此之前,他一共提出300個理論;發明大王愛迪生以一盞燈泡點亮世界之前,足足有1093個美國專利。

成功不只因為天資聰穎,而是不斷中汲取經驗,在無數次失敗後,仍信仰成功。

2 內觀:什麼使我們與眾不同?

Look inside of yourself瑞典,極光城市尤卡斯亞維(Jukkasjärvi),數10年來被冰封在世界邊陲,27年前,小鎮居民突發奇想建造「冰旅館」,宛如奇幻小說住在冰宮的情節,吸引全球旅客慕名而來,扭轉極地氣候的劣勢。

場景換到南非的辛巴威。美國設計師米克皮斯(Mick Pearce)奉命在首都哈雷拉(Harare)建造新總部,棘手的是,如何克服當地高達50度的日夜溫差?他從白蟻窩得到靈感,白蟻窩內有許多通道,以調節洞穴內外溫度,他因此設計出無須冷暖氣卻能保持室內恆溫的建築,省下90%的電費。

「設計思考的發想,都不脫離兩個問題:哪部分我做得最好?哪一件事捨我其誰?」貝瑞以同在矽谷的三星跟蘋果舉例,三星很努力想成為蘋果,然而他卻好奇,一個由內到外韓國思維的手機會長什麼樣?韓國人能做到的,美國人可能永遠做不到,這是文化的魅力。

我們無法抹去文化在思考中的痕跡,何不就讓它盡情發揮所長?貝瑞提醒,我們應找到自身強大的基礎(string foundation)。什麼是台灣人愛的?什麼是只有台灣能做,而亞洲其他國家做不到的?

3 觀察力:與世界「未曾相識」

Look the world as a newborn在史丹佛D.school和加州藝術學院授課達36年的貝瑞,有高達40%的華裔學生,使他對華人思想核心裡的佛教萌生興趣,他從中得到啟發,設計思考就像佛理,要訣是以新生兒的眼光看世界,不帶任何成見與預設立場。

早年,IDEO舊金山分部有一間長得像遊樂園的「兒童觀察室」,裡面擺滿了讀物、玩具、電子遊樂器和一些教育產品,「○到廿」小組的玩具開發部門在這裡測試過無數個玩具原型,從使用者行為中獲得珍貴經驗。

為什麼要觀察小朋友和青少年,並且還試著向他們學習?IDEO前總經理湯姆.凱利(Tom Kelley)在《決定未來的10種人》書中提到,只有兒童會不帶偏見的吸收新構想,而成年人通常卻只會花很多時間來打擊你,告訴你為什麼你的想法行不通。

4 不可或缺的人格特質:同理心

Put yourself in someone’s shoes「設計不只為商業服務,更重要的是發揮社會影響力。」貝瑞提及,這也是IDEO.org設立初衷,用人因設計改善貧窮人民的生活。當然,他強調,穩定的商業模式能使創意生生不息,但設計終究是為了解決社會問題。

「大多數的設計師會告訴你,他們最努力學習的一件事,其實是『同理心』。這也是藝術家與設計師的最大差別。」貝瑞說。

假設你正在非洲宣導公共衛生,即使在城市裡建置充足的公廁,仍無法阻止人們隨地便溺的習慣,為什麼?IDEO.org在迦納第二大城庫馬西(Kumasi)執行廁所計畫,成員經過不斷地訪談,發現問題的核心在於「內急」時能否馬上解決。與其想辦法把居民引導到廁所,他們需要把廁所帶到居民身邊。

貝瑞總結,設計師關乎於「哪一群人是使用者」,你如何找到那把通往使用者內心深處的鑰匙。不論是奢侈品牌的服裝設計師,或是第三世界的社會設計專案,「你必須把你自己放進他的鞋子,設身處地替他人著想。」他說。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