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輕生活>你能用25種語言去愛嗎?

  • 多語達人謝智翔X麻辣教師史嘉琳
  • 你能用25種語言去愛嗎?
  • 高嘉鎂/作者
  • 鄭名娟/攝影
  • 當會說25種語言的台灣郎,遇上來自美國,卻國、台語嚇嚇叫的麻辣鮮師,別以為跨語言交鋒會讓你發昏。今天這堂語言課不是要考倒你,一起聽他們分享如何透過學語言,探索愛的真諦!
  • 《30》雜誌 2016年5月號 第141期 │ 2016-4-29


澳洲有一族原住民,他們的語言不存在「前後左右」,只用「東西南北」絕對位置描述,因此他們可能會說:「往東邊坐」、「舉起北方的腳向手的南方移動」,好像天生安裝方位辨識系統。如果當地人說:「小心,別踩到我北方的腳!」像你我這種「方位麻瓜」,恐怕早就不分東西南北、前後左右,全踩一遍了!

有人說,語言反映文化、心靈、思維模式。德語有秩序讓德國人邏輯強?法語優美所以法國人浪漫?語言作為溝通媒介來表達自己、認識他人、和世界近距離互動,那麼換一種語言認識世界,是不是會有不一樣的世界觀?

32 歲的Terry 謝智翔,坐在捷運松江南京站附近的啄木鳥咖啡廳,眼神不自覺往門邊飄去,這時安靜的店內因為一群外國人走進而嘈雜起來。這裡每週常有外國人、台灣人聚集,用中、英、日、韓、西、土等多國語言聊天,儼然是18 世紀的法國沙龍。而Terry 的職業就是主持多語沙龍、上多語課和演講,正是法國貴婦的現代版。

過去10 年,從理科跨足外語的Terry 曾到德法交換學生、學印加文明克丘亞語、到緬甸寺廟學緬甸語、日本311 大地震在大阪打工、去阿拉伯世界冒險……挑戰用各種方式學語言,現在他會說25 種語言,更精通英、法、德、日、西、土語。

但今天Terry 沒有法國貴婦喝咖啡的閒情,他忙著說話,因為有位貴賓加入活動,是啟發他對語言產生興趣、台大外文系的史嘉琳老師。

史嘉琳是美國人,來台灣學中文、教外文。在學生間流傳關於她的傳奇故事不勝枚舉,有時她的學生甚至會被糾正中文發音。

出生美國的她,父母是德國和瑞典移民後代,從小受父親啟發學德文。高中時為爭取上開放式學校,毛遂自薦當德文老師,竟被校長錄取;後來去墨西哥交換學會西文,連西文也開始教。聽姊夫建議學俄文和中文,結果一堂Chinese Studies 就找到一生最愛的語言──中文。

這千里的緣分來台灣學中文、教外文竟教出瘋學25 種語言的奇人學生,連她自己也吃一驚。

Terry 在旅行中學語言,史嘉琳透過生涯探索找到最愛的中文。他們都是「多語人」,但學多種語言並不是為了打破世界紀錄,是因為對世界充滿無限好奇心。

「世界是實體,人的感知是第一面鏡子,感知到的用語言說出,是第二面鏡子。透過語言認知世界,有時清晰,有時難免繞射折射,因此語言不準處,我們真正看到是人們以自我為中心形成的文化偏差。」

自我中心,正是學語言的阻礙。應付考試、學一輩子英文講不出一兩句的大有人在。但是如果你願意放下自我中心,學語言是不是就沒有阻礙呢?

甚至,如果能以此「生活」,表達自己的「愛」,不才是語言溝通的真諦?

一起聽聽Terry 和史嘉琳的分享:

語言要「學」過才會?

如果沒有教材,沒有東西學怎麼辦?追求100 分vs. 60+5 分學習法,教你不刻意學卻自然會的方法。

T:如果沒有喜歡學語言,碰上史嘉琳老師和康華倫老師,我可能變成專門研究日本的人,或動漫阿宅。

史:真的嗎? Come on !我自己是國二發現喜歡語言。在那之前很用心畫畫、彈吉他和鋼琴,所以也許會走那個路線,但不是那麼有才華,還好有遇上語言。

T:我學這麼多語言,其實沒有任何目的,只是覺得這個好玩。我跟老師不一樣,我沒有從小喜歡語言,國中才開始學英文。史:你以前是不是比較頑皮?

T:一直都不是循規蹈矩的學生,是麻煩人物。記得小學三年級時,上課就對自然老師說:「老師,我覺得你教得很差。」而且你要知道,我媽在同一間學校是老師。

史:膽大包天啊!

T:所以給媽媽惹很多麻煩,要跟同事說對不起。上國中前,我媽媽讓我去兒童美語上課,我都非常排斥。

史:你那時的想法是「我不感興趣,你也不要叫我去學那種東西」。

T:對,沒有興趣,直到我開始玩網路遊戲。不是為了學英文,而是遊戲太好玩,為了要跟世界各地玩家溝通、看攻略,所以看英文不會覺得痛苦。

史:我兒子有天說「Mom, I’m a little“peckish.”(有點餓想吃東西)」我說「你從哪學到的?」他說「電玩」。他跟Terry一樣為了玩學很多稀奇古怪的字。其實我兒子、女兒是台美混血。如果只在台灣把他們帶大,英文就會怪怪的。所以我把他們都送到美國待半年,把英文扭轉過來。

T:老師說要在當地待一段時間才能把語言學好,這是「追求100 分」。我的觀點不太一樣。

史:我們就是在這上面有些歧異了。我是追求100 分的。

T:我相信老師的說法是對的。我在美國時,有天日本朋友提到另一位美國長大的日本朋友,雖然爸媽是日本人,在家也講日文,但他的日文還不是100 分。最近熱門的「AR/VR」, 我相信再過5、10 年絕對沒有環境問題,因為戴上眼鏡就像置身國外。我們要面對的反而是情緒障礙。

史:Terry 說的完全正確。學語言臉皮一定要厚。我在教英文時發現台灣人臉皮太薄,一點挫折就放棄,覺得好丟人,然後窩起來不學了。

T:世界各國共通的語言障礙,就是一下聽不懂,就覺得緊張害怕,不敢接觸。比方我在厄瓜多亞馬遜叢林學當地原住民克丘亞語,其他美國同學覺得聽不懂,待兩個月還沒人學會。我們一直想像犯錯會被人指指點點,但外國人很認真跟我們講中文,我們不會嫌棄或笑他。大部分國家都一樣,反而覺得你更值得親近、對你更好。

史:在教學上,錯誤是非常有價值的。尤其是複合名詞重音,學生一直講得很奇怪。比方圖書館借來的書是library book,你會怎麼念?只要是名詞修飾另一個名詞,被修飾的名詞沒有重音,所以library( 輕)book( 重) 變library(重)book(輕)。這個重音錯的時候,我非常興奮激動!表示那裡有規則。如果不犯錯,我根本不知道這規則的存在。

T:我想傳達是一開始不要覺得要100 分,目標太高反而是障礙。我認為應該用加分法學語言。今天學5 分,給自己鼓勵。當然最後都希望大家可以100 分,可是在設高目標前應該用累加方式慢慢精進。

史:因為我追求滿分,以前上課時Terry 直接說,我覺得發音不重要。我就笑一笑,說「好」。

T:那時老師從來沒有說過我英文很好,只說我會說很多語言。

史:隔幾年他回來上語音學糾正發音,我感覺他成長了。那時他常講奇妙的點子,希望以後發展一種藥,吃了很快學會語言。表示他的思想完全開闊,沒有任何成見。他還跟我借《改變是大腦的天性》,他說他被說服了,人腦可塑性那麼高,任何東西都可以學,不怕年齡高。

不管Hello、Bonjour,內在都一樣

學語言不只是說,讓對方聽懂你說的,是體貼;如果沒有開放的胸懷,又要如何「溝通」?

史:語言學得愈久,愈能感覺到人都是一樣的;外表、腔調、飲食不同,裡面的東西都一樣。

T:那時候我在厄瓜多學克丘亞語,美國同學都覺得我很神奇,說你每天在那邊10 小時,都在聊些什麼?

史:他很討厭那些駱馬(笑)。

T:我真的沒講什麼,就是問說你今天吃什麼、好不好吃,或村子的八卦,不會問原住民怎麼樣、文化如何等深奧的問題。當一般人去關心,就愈來愈有興趣。

史:我覺得Terry 講得很好。台灣人看到白人都把我們當外星人,可是我們吃飯、睡覺都一樣,何必計較說:「啊你們會用筷子嗎?」這叫「4 uestions」, 台灣人認識我們,固定問的4個問題:你來台灣多久啦?你哪裡來的?台灣還習慣嗎?你會用筷子嗎?沒有人想到所有人問的都是一樣的。我覺得這是台灣人可以改進的地方,怎麼那麼少見多怪!

T:這種被人家問重複問題的感覺,最明顯就是在日本。我在日本也加入多語社團,住日本人家裡100 多次。只要我說喜歡吃拉麵,他們一定會說:那不是中國的東西嗎?我被問過大概100 次吧!最近去南極認識3 個新日本朋友,我說喜歡吃拉麵,他馬上說那不是你們自己的東西嗎?

史:當我說老家住明尼蘇達州,大家都會說「那邊好冷喔!」好像只有這麼一個特色而已。

T:其實如果你不帶成見和外國人交流,你會開始發現,很多事跟媒體寫的不太一樣。我有個好友住在內布拉斯加,我跟他親戚吃飯討論You only live once.(YOLO), 我跟朋友認為只活一次開心就好。可是他非常保守的阿姨說「You better do it right!」意思說不要隨便亂來,要依照宗教、傳統生活。

史:這種保守到迷信地步的美國人大概占一半,那就是為什麼那麼多人要投川普、共和黨。不會是民主黨。

T:最近有個研究跟中文有關:說潮濕的地方容易產生有聲調的語言,乾燥的地方容易產生有ejective(外爆音)的語言,這是很有趣的結論。

史:I don’t buy it. 這理論無法說服我。比方說中文因為沒有未來式,比較會存錢,這種說法站不住腳。如果經驗不那麼多,看到白人就當外星人,看到黑人就不用講了。總而言之,語言學得愈多,愈會發現人的內在其實都是一樣的。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