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新趨勢>林辰唏:卯上主流,也要做自己

  • 個性演員
  • 林辰唏:卯上主流,也要做自己
  • 劉子寧/作者
  • 關立衡/攝影
  • 在演藝圈,直來直往的林辰唏似乎是個異類。其實,她只是展現了這個世代的特質:就算因為和主流作對而傷痕累累,也要堅持做自己。
  • 《30》雜誌 2016年5月號 第141期 │ 2016-4-29


以「彎道情人」廣告嶄露頭角的林辰唏,中性外表與彷彿帶刺的冷硬個性,讓她從來就不是鎂光燈前嬌滴滴、身段柔軟的女明星。演出的戲劇角色往往也是個性堅強、酷帥有型,讓「叛逆」的自信形象更加諸在她身上。但偏偏就是她那天生反骨的性格讓人愛她、想學她,然後像得到勇氣一樣,能堅定的做自己。

初次見到林辰唏,覺得她像隻美麗的花豹,外表絢爛、眼神銳利,乍看之下難以親近,但當她對你卸下心防後,就像心中仍藏有貓般的柔軟,溫柔、可愛,卻又帶著她不可侵犯的原則跟驕傲。

後來才知道,林辰唏並不算是熱愛演藝圈、表演欲強的明星。16歲出道,也是因為10歲時父母離異,她體諒媽媽一人擔起自己與妹妹的生計,從夜市洗碗開始打工,只為努力賺到錢,當有一天走在路上被星探挖掘,才意外進入色彩繽紛的演藝圈。

在演藝圈快10年了,但她卻似乎一直在盤算著,如果有天退出演藝圈,自己可以做些什麼?她自學畫畫、與朋友創立過服飾品牌,都是在為自己鋪路。並非是她不喜歡演戲,更準確一點的說,她其實是不喜歡和人相處。

1990年生的林辰唏一身硬骨頭,出道時因為不喜歡穿高跟鞋,乾脆把頭髮剃掉,嚇壞經紀公司而被解約。她更有著演藝圈裡數一數二的口直心快,當娛樂線記者問起她的性向,她也毫不諱言高中時曾交過女友,記者反被她的直率嚇到,她卻只問:「難道演藝圈都不說真話的嗎?」

林辰唏很有自己的想法,哪怕從小受生活磨練,卻仍在現實中堅持自己的原則,她敢愛敢恨,喜歡的,她會大方追求;討厭的,她也從不避諱直說。甚至被問到最受不了的事情,她也直說,自己最討厭盲從的人,「社會上很多盲目的人,大家說什麼、他就做什麼,沒有自己的主見,我沒辦法跟這樣的人相處。」

這樣直來直往的個性,有時不免得罪人,或是讓她被冠上莫須有的刻板印象,但她似乎身處大染缸,卻一點也不怕被染色,「有時候講話要顧慮記者斷章取義,變得很難好好說一句話,什麼都要說得模稜兩可,但若一直裝傻,裝到最後不會覺得自己真的很傻嗎?」

在林辰唏身上,我們看到屬於這個世代的特質:她獨立、有想法、討厭遷就、愛恨分明,她像貓科動物一樣我行我素,偶爾躲在自己的小世界裡獨處,偶爾卻也和夥伴家人玩在一起,她為了適應環境做了很多嘗試,卻永遠不會忘記自己的初衷是什麼,還有屬於她的大自然領地裡,仍懷藏那顆熱愛自由的心。以下是她的分享:

工作:最重要的是,我想做什麼

明星演員的工作,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職業,光鮮亮麗而有豐沛的收入,但對林辰唏來說,她最珍惜的是演員工作帶給她不同的衝撞,讓她時刻意識到自己在追求的事物,對演藝生活,她其實並不戀棧。

我16歲就開始打工,那時候只把工作當成謀生的工具,我在夜市洗過碗,也去一些餐館跟搖飲料的地方打過工,從來沒想過有沒有所謂社會地位,只是想盡辦法賺到錢。

直到進入演藝圈,我才漸漸發現工作是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它會影響你的性格、生活,甚至改變你人生追求的目標。在職場上會遇到不同的人事物、不同年齡層的人,帶給你不同的影響,甚至你會在各種挫折裡得到不同的撞擊,開發人生的各個面向。

我也創過業,很喜歡朋友們一起成就事情的感覺,那時候其實沒什麼錢,但大家都玩得很快樂,就像在組樂團一樣。我當時也希望這會是我離開這個行業的支柱,但後來我意識到,一次真的只能專心做一件事,所以最後也只能放棄。

其實這一生,不管在什麼年紀,我們都在思考自己要什麼。很少人可以在某個年紀時就肯定什麼是自己喜歡的。就算一個人在工作中賺到很多錢了,但人生真的因此快樂了嗎?你真正在追求的東西是什麼?這些感受都是來自於長時間繁忙後終於安靜下來,才慢慢被啟發。

不工作的時候,我喜歡學新東西,學習讓我覺得很快樂。有時候工作反而像是我的副業,偶爾到陌生的地方拍戲,我會抓著經紀人去玩輕航機、抓蝦子、跳水,不斷去新的地方探索,對未知的東西有著無窮盡的興趣。所以不要老是追著時間跑,偶爾要留空間跟時間去體驗人生。

感情:自由重於承諾

林辰唏與交往4年的導演男友年紀有段差距,但經歷過幾段戀愛後,林辰唏反而感謝現任男友的成熟,讓彼此都有空間成長,經歷自己的人生,而這樣的愛情不用給承諾,信任不言而喻;給對方自由,兩人就都能自在。

以前,我覺得自己根本不需要愛情,過好自己的生活就好。但近幾年我意識到自己內心深處其實是需要感情相伴的,那是一種時間帶來的體悟:遇到不好的人,你會跟他一起下地獄,那時你會覺得不需要愛情;但當遇到好的人,你會因為他的好而變成更好的人。愛情的選擇,其實某種程度上就是做人生的選擇。

我不是能一直跟情人黏在一起的人,能夠兩人在一起、但各自成長是最好的相處方式,不用花長時間膩在一起,也不需要承諾任何事,信任是基於日常中的小事,要相信一個人,從他對待你的方式、他對待別人的方式你就可以知道,而這些不是承諾可以證明的。

人際:朋友還是老的好

林辰唏不愛交新朋友,也許跟她愛恨分明有點關係。像貓一樣,她不喜歡勉強自己跟別人聊天,她喜歡自在一點,所以只希望能跟一群固定的朋友一起好好變老就好。

我喜歡自己獨處,也喜歡跟大家聚在一起,但我不是愛交新朋友的人,我覺得交新朋友好累。畢竟每個人喜好不同、性格不同,要一起磨合並不容易。也許相處一天還好,但時間長了,就會有很多狀況出現,所以在友情方面我很堅持同一票朋友,大家就好好的一起變老。

一個人的時候,我會看書、跟狗狗玩、或是畫畫,偶爾也會一個人去森林古道等郊外走走。我非常需要跟大自然接觸,沒辦法一直待在都市叢林裡,那會讓我非常焦慮,唯有在大自然裡時,讓我能掌握真實的自己。

我也常常在獨處時檢討自己,把一些不好的、誇張的、煽情的、各種層面的心理狀態寫下來,然後回頭問自己:為什麼最近會有這種心理狀態?哪些事情因為太忙而沒空好好思考?這都是一個人時才能靜下來想的。

社群網路:不愛裝傻從眾

這世代年輕人很少能擺脫社群網路的控制,但林辰唏反而在網路世界裡做自己的樣子,她不喜歡在上面討讚討拍,對於明星不得不經營社群,她自有一套應付妙法,更顯得她坦率可愛。

我其實不喜歡用手機,又不得不承認自己滿依賴手機的。但我還是常常叫朋友跟我吃飯的時候不要用手機,不然大家就各自回家吃就好啦,不喜歡把自己鎖在一個狀態裡面。

我也不喜歡po東西在社群網路上,但工作需要,只好開始po一些廢話或風景照(經紀人:我常在想誰要看她拍的風景照?),我才想誰要看網路上一堆一模一樣的自拍照咧! 看到最後都不知道自己在看誰(笑)。

仔細回想,還是無名小站那個時候最自由,我可以盡情的抒發自己,或是跟陌生人坦然自己,我那時候很喜歡大家玩在一起的感覺,在上面的分享也都是很純粹的,我不爽誰、我想寫詩,我可以做任何形式的表現。但現在因為擔心記者會斷章取義我的發言,就會覺得很難好好說一句話,什麼都要說得模稜兩可,不然就是要裝傻,到了最後都覺得自己真的很傻。

有時候硬被問到不想講的問題,其實我常常騙人,既然記者想要東西,那我就給他們好笑的東西啊,所以你在報紙上看到我的報導,有些事可能要打8折,以後看到就笑一笑,不要當真啦!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