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潮人物>浩角翔起:當一輩子「噗嚨共」

  • 傻瓜精神
  • 浩角翔起:當一輩子「噗嚨共」
  • 高嘉鎂/作者
  • 鄭名娟/攝影
  • 為什麼相信的人是「傻瓜」呢?如果你心裡有個聲音,要你往那裡前進,不去看看,不才是「傻」嗎?浩角翔起說要當一輩子傻瓜,你是不是也是傻瓜呢?
  • 《30》雜誌 2016年4月號 第140期 │ 2016-3-29


這世上,有得必有失。有人覺得幸福要先有錢,卻卡在錢關忘記初衷;有人一心一意乞求幸福,但付出卻沒有結果。或許幸福背後,都有一種人,他們有個專有名稱,就叫做──「傻瓜」。

追求幸福卻一直摔跤,很傻。但嘲笑別人,卻連作夢都不敢的,不才是真的傻瓜嗎?你,又是哪一種呢?浩角翔起可能是傻瓜界的最佳代言人。

在球池裡,眼前浩子、阿翔正準備拍照,我突然問:「如果人生重來一遍,還會選對方當搭檔嗎?」本來以為會被當場打槍,想不到浩子說:「我覺得這個問題很好耶,好像從來沒有人問過......。」但轉眼看阿翔1秒,竟答:「不會!」阿翔猶豫了一陣,回答:「嗯,我覺得還是會吧......。」

問題的靈感來自先前訪問時浩子說的話:「不能讓這輩子不精彩。」「用無聊的方式一點都不值得期待。」「不是當一次傻瓜,是這輩子都當傻瓜。」聽君一席話,我就該當個傻瓜,因為人生一期一會,能不冒這個險嗎?

浩子,綽號瘋人浩、酒鬼浩,看來像瘋狂老王子的他,內心世界深不見底,其實私下沒事只愛一人彈吉他。就讀中央大學資管系時,就一直有個夢想,他想要當歌手;為此他參加了《電視笑話冠軍》比賽,卻遇上另一個更強的搞笑高手,硬是超越他奪得盟主地位,這個人就是阿翔。

阿翔,常被笑小氣,殊不知八面玲瓏保護色下,是不希望不穩定的演藝生活喪失自己對人生的掌控權,因此得到笑話冠軍可以出道,卻還是留在電視台打燈。不料和「瘋人浩」跌進演藝圈這個夢遊仙境,從淡水餐廳演出開始搞笑生涯。

但一夕暴紅,並沒有發生在他們身上,所有失敗似乎都是無三不成禮,只好一試再試試不成,再試一下。從民視《綜藝大集合》開始到TVBS《食尚玩家》主持,2011年,在小燕姊、張菲、陶晶瑩、利菁同時入圍之下,敲得金鐘綜藝節目主持人獎,同年還雙雙抱得美人歸。

結婚有7年之癢,但兩人糾纏11年竟愈來愈紅,唱片出了3張,現在主演電影《傻瓜向錢衝》5月就要上映,一切只能用算命鐵口直斷有「三世因果」來解釋。而這輩子在一起,可能是因為都有「噗嚨共」的靈魂。

「噗嚨共」是什麼?原來是台語的「浮浪貢」,指的是遊手好閒,居無定所的流浪漢,也有個性浪漫、不切實際的意思,總而言之就是「傻」。

這個貶大於褒的用詞,竟然被浩角翔起拿去註冊使用。不過,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傻瓜?相信夢想的人是傻瓜?認真就輸了嗎?

他們台前博君笑1秒,來自台下大膽孤注一擲,賭了一輩子。不論是出唱片累到不行、演電影狂背劇本、拉肚子繼續介紹美食、主持被大哥K,他們真的輸了嗎?

當個「噗嚨共」一點都不聰明,但用在他們身上,這種因為本來什麼都沒有,更不怕失敗的精神,何嘗不是一種「韌性」?不是不堪一擊的草莓,而是身段軟Q,還會回彈的魯夫!讓我們一起聽聽浩角翔起兩人的精彩分享:

這一生最好都是傻瓜

浩子(以下簡稱「浩」):有人說「這一生至少當一次傻瓜」,但我認為不是當一次傻瓜,是這一生最好都是傻瓜。

如果心裡有這個聲音,你沒有往那裡去走的話,我覺得才是一輩子活在困苦的自我煎熬裡。沒有真正勇敢去面對自己才是最困苦的。

有人覺得夢想達成,然後就不知道做什麼。但是夢想達成以後人生就了無遺憾了嗎?我覺得不是這樣子。像我想當歌手,但發一張唱片就真的是歌手了嗎?當一次傻瓜以後,要發揮得淋漓盡致,繼續再往更深的地方去做。

阿翔(以下簡稱「翔」):我們也曾面臨不知怎麼走下去的階段。當時我們各自有工作,後來他合約到了,我工作沒了,《電視笑話冠軍》也收起來,沒有表演舞台,怎麼辦?好像就要解散,我們還有去算命。

這時出現一個貴人,也就是我們老闆「Kou桑」黃義雄,簽進公司後,非常榮幸可以到民視去跟瓜哥主持節目,於是我們的生命得以延續。

浩:在演藝圈,初期就是一直處於這種看不到未來的狀態,還是得繼續堅持住。自己很想做這件事情,不做就很不開心,然後因為一直都沒錢,所以也不怕沒錢。

所有事情都是靠慢慢累積,沒有一夕暴紅。如果一下就用最便宜、最快速的方式,我覺得之後並沒有值得回味的人生。

翔:浩角翔起有個稱號叫做「噗嚨共」。其實「噗嚨共」本來是台語,有點像傻瓜的意思。

浩:感覺是用比較積極的態度去面對所有事情。翔:有一點調皮搗蛋、有一點耍小聰明、很無厘頭,又傻傻的。其實和傻瓜是有一點異曲同工之妙。

3、4年前,大家對我們既有印象就是《食尚玩家》主持人,那時我們說要發片,很多人會說不知道這兩個「噗嚨共」在做什麼。可是我們堅持發了3張唱片,這時候還能說我們是傻瓜嗎?不是,我把它當一個目標前進。

浩:我的想法是:既然已經進演藝圈,就不能讓這輩子不精彩。這是出外景得來的體會,是這個世界教我們的事。

之前我們去德國新天鵝堡,德國人非常嚴謹,如果按照一般行程,就是把城堡故事講一遍,但我們在裡面演「超級瑪利歐兄弟」。

翔:還有一次到雅典的帕德嫩神廟,當地規定雖然可以拍攝,但主持人不能入鏡,只能拍空景,可是這樣播出有什麼意思呢?我們把兩顆柳丁擺在鏡頭前面,站在鏡頭旁配音,這樣畫面跟聲音都有,而且有趣,也很「噗嚨共」精神啊!

浩:我們曾去埃及的哈姬蘇神廟,用溫度計量地表溫度,竟然破55度,但我們撐了3小時,拍了一齣本土劇《戲說埃及》,教當地人講台語演出,很好笑。

翔:你一定覺得有夠傻、有夠笨的,這麼熱還要搞這個,我們請埃及導遊、公司配合演出,還要請人家講台語,而且人家台詞還背很多天。

浩:沿路你就聽當地導遊練台詞:「挖已經抹塞......(台語:我已經不行了)」。

翔:他們還要講:「啟稟皇上,別人的象牙一斤要賣多少,拿多少commission(回扣)。」怎麼會有一個美食節目在演八點檔,聽起來不是很傻嗎?可是就跟我們「噗嚨共」精神很像。

浩:回過頭來看,就會覺得當初的堅持是對的,因為如果用那種無聊的方式來看,一點都不值得期待。所以不是說做一次傻瓜,而是說我們持續在用我們的方式、用這種很傻的方式主持、表演,但是你會發現很精彩。

人生轉個彎,轉角遇到愛

翔:我是一個把自己規畫得很好的人,想把整個場面控制得很好。習慣要被改變,對誰來講都有點辛苦,或沒有辦法面對。我曾經看過一本書寫到:「你每天回家走的路不一樣,會有不一樣的感官跟視覺,發現的人事物都不一樣。」每天走同條路、搭同樣的捷運線,但如果有一天開車,不巧遇上基隆橋塞半天,不在掌控之內怎麼辦?我想就安然面對,人生轉個彎,你面對的人事物不一樣,心態要能打開。

就像我就是。人生規畫生兩個小孩,不小心第三個出現時,我也是一頭霧水,心想「慘了,這真的不在我的計畫之內」怎麼會這個樣子?

浩:你有做好防護措施嗎?

翔:沒有,我沒有。

浩:那你又說規畫好兩個小孩,這是甚麼規畫,一點道理都沒有。

翔:當然第三個來的時候,當下覺得非常惶恐,因為老婆真的非常辛苦。後來我冷靜想一下,像我們家也是三個小孩,等他們長大之後,家庭會非常熱鬧。

浩:而且兩個小孩爭財產跟三個爭不一樣。

翔:還有三個小孩可以互相照顧,後來想到這些,就覺得人生也是滿豐富的。所以有時候真的不要害怕改變。

浩:面對改變開始一定是排斥,可是你必須在改變當中學習。改變不一定不好,只是你討厭再多付一分心力,去學習或溝通。其實我覺得改變是非常好的。

比方說這次我們第一次在電影裡獨挑大樑,進入角色花很多時間培養,甚至影響我的私生活。

我很認真看待演電影這件事,我把自己挖出來,這真的滿恐怖。像是戲裡面我愛的人,進入角色時,我就在心裡一直儲存對她的愛,然後我在劇辦看到她,第一眼就發現:我真愛她。

綜藝是把自己的心挖出來,但綜藝的節奏很快;為了演電影,花半個月愛一個人,跟花十年去愛一個人,其實那是有差的。但是面對改變,我們都會努力去試,幾乎沒有在放棄。

翔:我覺得對我們來講不是放棄,而是另找出路,但目的地是一樣的。好比說跨年演唱會表演,浩子想了在半空吊鋼絲、倒立走路,但專業人士認為短時間不太容易,而且危險。那麼放棄、不要算了?沒有,我們換個方式完成了我們的想像。開始時有時候會非常天馬行空,但能不能不要那麼輕言放棄?我認為不是放棄,是人生轉個彎,轉角遇到愛。

 

 

        做自己的CEO,讓人生有意思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