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輕生活>今年開始,享受極簡生活

  • Minimalist日本年度代表字
  • 今年開始,享受極簡生活
  • 文│佐佐木典士 整理│劉子寧/作者
  • 「丟掉太浪費了,因為這很貴」、「這個還能用,說不定哪天我會用到」,到頭來,你被自己擁有的東西給奴役了!
  • 《30》雜誌 2016年3月號 第139期 │ 2016-2-25


將身邊物品減至最低限度,這就是極簡主義者的生活型態。

這個世上,所有人生下來就不擁有任何事物,所以每個人剛出生時都是極簡主義者。換句話說,我們是拿自己的自由去交換不必要的多餘雜物。

人的價值不在於自己擁有的物品數量。物質只能給我們稍縱即逝的幸福,不必要的多餘雜物會奪走我們的能量、時間,帶走所有一切。

當一個人擁有超過自己能力負荷、數量龐大的物品時,這些物品就會成為壓力來源,讓人完全無法顧及最重要的事情。我們將所有心力與時間拿去購物、管理並維護物品狀態,正因花費了太大的努力,反而讓那些原本該是工具的物品,在不知不覺間成為我們的主人。

就像好萊塢電影《鬥陣俱樂部》裡的泰勒.德頓曾經說的:「到頭來,你被自己擁有的東西給奴役了!」

成為極簡主義者前的日常生活

當我還是個囤積狂,擁有滿屋子雜物時,我的一天是這麼過的:工作回家後,先將身上的衣服脫掉隨手亂放。走進淋浴間沖澡,浴室裡的洗臉臺早已破損卻遲遲未修。沖完澡後,一邊欣賞預錄的電視節目,或是租來的電影,一邊喝光大罐啤酒。喝完啤酒,改喝紅酒。喝完一瓶紅酒還不夠,搖搖晃晃地走到超商買酒繼續喝。這樣的日子十分常見。

我曾經聽過一句話:「酒精不能帶來幸福,只能暫時停止不幸。」這句話說得很對,當時我只想忘記那個悲慘的我,即使只有一秒也好。

第二天早上,在棉被裡翻來覆去,根本不想睜開眼。鬧鐘每10分鐘響一次,我完全充耳不聞,一直到太陽高掛才不得不離開被窩。昨天喝太多酒,今天感覺腦袋沉重,身體疲憊不堪。坐在馬桶上,雙手捏著腰部的贅肉,一邊上廁所。穿上昨天半夜丟進多功能洗衣機烘乾且皺巴巴的UNIQLO上衣,看了一眼昨天吃完晚餐後放在桌上的髒碗盤,穿過玄關,走出家門。

每天無趣地走一樣的路上班,到公司之後無法立刻進入狀況,先連上入口網站,看看八卦資訊打發時間。

怕別人發現我沒認真工作,只要收到電子郵件一定會立刻閱讀、馬上回信,利用快速敲鍵盤的聲音營造工作假象。工作的同時還處理自己的雜務,時間就在這樣的狀況下一點一滴流逝,根本沒時間進行真正重要的工作。我並不是因為當天工作做完才下班,而是在公司待到下班時間才回家。

對於這樣的狀態,我也有藉口安慰自己。早上起不來是因為晚上工作到很晚;我會發胖是因為體質問題;薪水太低所以無法搬到更寬敞的公寓。要是我可以生在有錢人家,我一定能全力以赴發揮所長。就是因為家裡太小才會雜亂無章,根本不是我的問題;租來的房間不是自己的,打掃得再乾淨也沒用。要是我能擁有一間大房子,我一定會好好整理。

整個房間堆滿雜物的我成天找藉口,腦子裡都是負面想法,利用各種方式箝制自己。不僅極度愛面子,又害怕出糗,即使我真心想做某事,也無法付諸行動。

成為極簡主義者後的日常生活

將生活物品減至最少後,我的生活產生了截然不同的改變。工作回家後我一定會泡澡,浴缸隨時保持光亮如新的狀態。泡完澡後,換上自己最愛穿的家居服。由於家裡沒電視,因此我會看看書或寫寫文章。

我戒掉一個人喝酒的習慣。東西丟掉之後,空間變得很寬敞,我就在家做做伸展操,做完之後便入睡。早上天一亮就起床,基本上我不設鬧鐘。早晨的陽光照射在什麼也沒有的白色壁紙上,讓房間變得相當明亮。過去我根本無法早起,但現在的我每天都很期待早上的晨光。

我有更多時間可以悠閒吃早餐,喝著摩卡壺沖泡的熱咖啡。早餐吃完後,我會立刻清洗餐具。每次打坐冥想,就能忘卻世俗雜事,讓身心合而為一。我每天都會用吸塵器打掃家裡,天氣好的時候會洗衣服,起床後一定會摺棉被,將洗好的衣服摺疊整齊,每天穿著乾淨的衣服出門。

雖然通勤路線沒有改變,但現在懂得欣賞四季變化,享受路邊美景。

看完以上的描述,真的很難想像這是同一個人的生活。無論如何,我很高興自己將多餘雜物都丟掉了。

我捨不得丟東西,所以還將自己丟掉的東西全部拍下來(賣書時我也將每一本書的封面拍照記錄),儲存在硬碟裡的照片超過3000張。

如今回想起來,當時的我擁有所有必要物品。

不管是大尺寸電視機、家庭劇院、個人電腦、iPhone或舒適寢具。擁有一切的我卻還是看著自己所沒有的。只要有一張雙人座皮沙發,我就能跟女朋友優雅地坐在沙發上看電影(還能在看電影看到一半時,伸出手環抱女友肩膀)。要是家裡有一面經常在居家雜誌上看到的書櫃牆,就能給人知性的感覺。要是家裡有一座屋頂露臺,就能邀請朋友來家裡開派對。雜誌裡的房子都有那些設計,偏偏我家沒有。如果我也能擁有,一定能讓更多人接受我。我已擁有自己需要的物品,卻只在意自己缺乏的東西,這樣的我當然不會幸福。因為當時的我認為只要擁有就會幸福,就是因為沒有所以才會如此不幸。

成為極簡主義者的理由

以前的我完全無法丟東西,看到東西就想留下來。不僅如此,只要是與我有關的物品,不管是任何東西我都會覺得很有紀念價值,因此捨不得丟。

就算是同事寫的便條紙,告訴我某某人打電話給我,請我回電,我也會留下來。一想到這是某個人特地花時間為我做的事,我就更捨不得丟掉那張便條紙。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17年前,我離開故鄉香川縣,一個人來到東京生活。那個時候,我的租屋處只有必需品,其他什麼都沒有。隨著時光流逝,無法減物的我讓家裡堆滿雜物。

我想要留下每個瞬間,所有值得紀念的物品,我都想留下來。讀過的書已經成為我的一部分,所以捨不得丟。我也想與別人分享自己喜愛的電影和音樂。等哪天有時間,我要去做我一直很想做的事情。

丟掉太浪費了,因為這很貴。

這個還能用,說不定哪天我會用到。

我不想承認這樣東西買來後從沒用過的事實。

這些都是自我催眠的暗號,讓我捨不得丟,東西愈積愈多。

現在的我想法與當時完全不一樣,以前的我是個極繁主義者(Maximalist),任何東西都想留下來。想買的物品也是追求高機能產品,愈大愈好、愈重愈好。

愈來愈多的雜物終於壓垮了我,耗盡了我所有力氣。花費心思買來的物品完全派不上用場,成天責備自己的無能。無論收集多少東西,依舊心心念念著自己沒有的物品,不知不覺開始忌妒別人。即使如此,還是下不了決心丟東西,一直找藉口逃避,厭惡自己的卑鄙,陷入惡性循環裡。

如果你也像以前的我一樣成天怨天尤人,覺得自己不幸,建議你開始丟東西,只要踏出這步,一定能改變。

我可以肯定地說,你的不幸並非來自於遺傳、環境、個性或過去創傷,而是過多的雜物耗損了你的幸福。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