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潮人物>曲家瑞》沒有撞牆期,人生就不好玩

  • 麻辣教師開講
  • 曲家瑞》沒有撞牆期,人生就不好玩
  • 曲家瑞/作者
  • 平安文化/攝影
  • 人生中第一封拒絕信,讓她10多年一直背負著失敗的挫折感,但她並沒有被擊倒,而是走向另一條路創造自己的影響力!
  • 《30》雜誌 2015年2月號 第126期 │ 2015-1-30


你覺得自己很渺小?認為自己一點都不重要?以為自己對這個世界根本沒有影響力?

在你說出答案前,請先站在鏡子前看著你自己,尋找一下你眼中的你,以及別人眼中的你。

尋找自己要花多少的時間?其實沒有一定,甚至人一輩子活著都在探究自己,不斷地挖掘,你就會看到很多面向的自己,原來我是這麼有潛能啊!

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教授曲家瑞,你一定在螢光幕上看過她的妙語如珠和獨特幽默感,但你不知道的是,一封耶魯大學藝術學院研究所的拒絕信,曾讓她以為世界末日來了,原本十足的把握,想不到老天爺卻讓她跌了一大跤。當天連哭了6個小時,10多年一直背負著失敗的挫折感,但這一跤,並沒有擊倒她。

因為當初被拒絕,讓她走向了另一條路,如今的她,不僅是作風大膽、勇於嘗試的麻辣教師,也是創意源源不絕、才華洋溢的藝術家,更成為年輕人的心靈導師與螢幕寵兒。

「現在的我再想起當年的挫折,會很慶幸自己在20幾歲時經歷了那場大失敗,讓我知道自己的能耐,學會和現實妥協,我的動力與熱情也在那個瞬間被激發出來。」

一直以來,她都覺得自己不是很出色的人,但是在尋找自我、肯定自己、做自己的過程中,許多事情開始產生了化學變化。以下是她的真情告白:

失敗,是人生的必需品

失敗能瞬間擊垮你的信念,也能幫助你認定自己的熱情所在!現在,考驗來了,請拭目以待。

失敗並不是一件壞事,反而像是一個提醒,告訴我們「還不夠成熟」、「還不是時候」、「方向不對」、「方法不對」......,經由失敗的累積,可以幫助我們糾正錯誤,找到對的時機、正確的方向、適當的方法,進而達到目標,獲得成功,可以說,失敗是人生必需品!

當年申請耶魯大學藝術學院研究所,第一階段是書面審查,我把所有作品集都寄去,順利通過甄試。收到校方通知我參加第二階段面試時,我覺得勝券在握,所以面試當天只帶了升大四那年暑假參加耶魯暑期班時,老師要我自廢武功、放棄既有風格畫出的那些較為灰暗的作品,至於大一到大三的作品則一件都沒帶。

我還清楚記得,當時自己真是得意極了,心想:瞧,我完全拋開過去那個表象的自己!真的做到了深刻挖掘自己的內在!

沒想到,評選教授們走進教室,個個露出疑惑表情,他們問我:「妳當時寄來的作品集裡不是有相當多不同類型的作品嗎?為什麼今天只帶一種?妳認為這最能代表妳嗎?」不久後,我收到通知信,我沒有被錄取。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收到拒絕信,對於22歲意氣風發的自己,這個挫敗無疑是人生中一個重大的打擊。

從上大學開始,我就以進耶魯研究所為目標,原以為考上耶魯暑期班,幾乎就代表一定可以進入研究所,爸媽還送我一件貴重的皮衣當禮物,全家提前去迪士尼樂園好好慶祝了幾天。這個打擊就好像否定我的所有努力,幾乎是世界末日來臨一樣。

走過那段惶惶不安的時期,我經歷了「否定自己」的過程,推翻掉所有的自己,對我來說,這是一件很艱難的事,當時的我一度無法接受事實,還曾責怪耶魯暑期班的老師,認為是他害了我。但事後再想,一切都是自己的決定。當截然不同的兩條人生道路在眼前展開時,選擇哪一條路才是對的,根本沒有人能知道,責怪別人,只是想逃避自己的責任。

被耶魯拒絕後的10 年間,我一直背負著失敗的挫折感,根本完全無法和任何人提及這件事。但現在的我再想起當年的挫折,卻很慶幸自己在20 幾歲時經歷了那場大失敗,讓我知道自己的能耐,學會和現實妥協,學習調適自己,我的動力與熱情也在那個瞬間被激發出來,讓我燃起再試一次的勇氣。

挖寶找自己,是一趟超級快樂旅程

你一定得出發,才可能從過程中體會到「發現」的樂趣,原來自己竟有這麼多面向!

有時我從電視上看到自己,會突然發現:「喔!原來我是這個樣子!」有時從學生的眼裡看見自己,我又會意識到:「喔!原來我是那個樣子!」人生到了中年這個階段,還可以發掘自己的多種面貌以及不同的可能性,實在是一件超級快樂的事。

還是小女孩的時候,我總是夢想著快點長大,可以自己做決定,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這個想法到了念大學時,突然有了180 度的轉變,我變得不想進入大人的世界,那時的我對人生覺得茫然,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更看不到自己的未來。所以大學畢業後繼續待在學校念書,沒想到等拿到碩士學位,我依然沒有找到答案。

但這是個必經的過程,很多人都會遇到自我認同的問題,在「做自己」之前,一定要先「尋找自己」。過程中可能會有孤單的時候,除了對於未來感到困惑,有時甚至連自己的外型都不滿意。

最快入手的當然是從外表的摸索和改造做起。年輕時候的我,簡直是把自己當實驗品,曾留過很長的頭髮,也剪過很短的髮型;穿過極為淑女的衣服,也做過十分男性化的裝扮;塗過黑色的指甲油,甚至還擦過綠色的口紅。

當一個人的外表可以有如此巨大的落差,其實也顯示內在的徬徨與茫然有多麼劇烈。我進大學一直到30 歲那段歲月,因為不了解自己想要什麼,更不知道未來該往哪裡走,曾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算命。期間我也舉辦過幾次個展,只是最後連一張畫都沒賣出去,親友都跑來問我爸媽:「你們花那麼多錢栽培這個女兒,但她真能靠畫畫為生嗎?」

當我進入30歲之後,真的好像才開始獨立。就像是時間到了,我開始進入內在另一個階段的旅程,思考著:我是誰、我為什麼在這裡、我的未來在哪裡?這些一時半刻找不到答案的問題,我每天都在問自己,直到今天,我仍在拼湊自己的樣子。

尋找自己要花多少的時間?我們就像一座豐富的寶藏,不斷地挖掘,你就會看到很多面向的自己,原來我是這麼有潛能啊!原來我也可以做到這樣的事啊!

沒有撞牆期,人生就不好玩

每次的「撞牆期」都讓人格外興奮,因為我的極限在哪裡?我自己都不知道。

人總是喜歡看到好的事情,想證明自己有慧眼識英雄的眼光,可以從千萬人中一眼挑出那個最特別的人,而我,就是那個可以識得千里馬的伯樂。

剛開始教書時自信滿滿,覺得自己很行,所以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那時並沒有重視所有學生的想法,只想照顧我認為有潛力的學生。

沒想到,我的教學方式及態度卻引起很大的反彈,出現了很多負面批評,甚至用黑函攻擊我。那段時間,很多人隱身在暗處虎視眈眈,讓我非常害怕,也很失望,甚至動搖了我對人性的基本信任,懷疑起周遭所有人,甚至懷疑自己的能力。

漸漸的,我開始想:我真的這麼糟嗎?這件事要教我什麼?我也許在某些地方真的做得不夠好,才會遇到這樣的狀況吧。接著又問自己:為什麼會有這些負面批評出現?是不是我真的忽略了其他人的感受,所以造成他們的困擾?

我開始自我反省,決定要改變做法,這也是我投入教職3、4年之後,第一次想要調整自己的教學態度。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改變與修正,我慢慢得到學生們真心的回應,透過這些同學的肯定,我才看到身為一個老師的價值所在,對於教學這件事,再次找回熱情。

很多人在面對瓶頸時,經常選擇離開,對於為什麼會卡在這裡沒有多想,只是一走了之。但是我可能因為小時候實在遭遇太多瓶頸,加上選擇畫畫作為一生的志業,更是不斷地撞牆,我早已習慣與瓶頸共處,一旦遇上,我就開始思考:這次究竟要傳達什麼訊息?完全沒有逃避的念頭。

瓶頸的出現常出人意表,畫畫的時候,有時以為是神來一筆,沒想到最後卻成為敗筆。每當我愈想戰勝自己,愈想畫出前所未有的大作,就愈容易畫出糟糕的作品。漸漸我體會到,只有放慢腳步、卸下包袱,當作品的成功與否不再是唯一,什麼都不去預設,才能和作品產生美好共鳴,成就滿意的畫作。

現在,意識到瓶頸來了的時候,我反而會有種興奮感,因為這些過程更像是要出現跳躍式進步前的一段助跑,只要能撐過撞牆期,接下來大的進步就會出現,讓自己提升到另一個層次。

資料來源│《誰說我沒有影響力》,平安文化 整理│方正儀

 

 

        做自己的CEO,讓人生有意思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