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潮人物>學習和最不堪的自己相處

  • 台灣導演王維明X戴立忍
  • 學習和最不堪的自己相處
  • 王維玲/作者
  • 關立衡/攝影


想要活得清醒與明白,是如此困難的一件事,因為面對生命中種種幽微的煩惱與困境,真實的人性更傾向於逃避與掩蓋。

在這個世界上,或許每個人都在逃,也許是逃避工作帶來的無力、逃避自己在感情中的卑微,也或許是在逃避自己真正想成為的樣貌與現實的巨大差距,差別只在於,你知不知道自己正在逃?

有兩個人,他們都曾被台灣電影大師楊德昌點燃對電影創作的熱情。一個是電影導演王維明;一個是導演、演員戴立忍,那種熱情轉變到現在,變成是一種「志氣」,讓他們在做任何事情的時候,會有一種態度跟觀點,即使有很多受傷和不堪,一輩子都不會改變。

真實世界是衝突的,王維明曾經因親炙大師,參與製作《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獨立時代》、《一一》等重要作品,但也因與楊德昌之間的信任出現問題,讓他離開電影圈,甚至2 年沒有工作,產生自我懷疑。

現實世界的戴立忍,高中畢業在金門當兵,失去了當時的女友,也一度沉浸在絕望與傷痛中,痛得想逃。

但是,數10年後,兩個男人,不再逃了! 他們勇敢透過電影鏡頭,直視人生的真相,用剝洋葱般的手法理解每個狀態中的真實困境,如何還能活得清醒與明白。

王維明說,直視真實會帶來悔恨與痛苦,但是卻也能帶來重生的契機。從電影轉戰廣告的王維明成績斐然,但是隨著年齡增長,王維明開始意識到,其實他始終沒有好好面對過去那個一度失去自信的自己,在他內心深處,一直渴望透過作品關注社會,更加真實呈現自己的生命觀與探索過程。

而戴立忍被公認為是當今台灣最有魅力的男演員,即使是飾演反派,也能散發出令人又愛又恨的人格魅力,那種魅力來自於對複雜人性的深層理解,即使是最黑暗的角色,他也能展現出一絲令人動容的人性。

這種對生命的寬容與理解,是戴立忍這10 幾年的時間給自己的功課。即使身在深不見底的痛苦中,戴立忍卻始終用勇敢得近乎殘忍的方式直視傷口,他在《白色巨塔》裡飾演的邱慶成說:「我們必須學習跟自己最不堪的部分相處。」而這句台詞是戴立忍寫的。

王維明與戴立忍這對北藝大戲劇系的直屬學長弟,兩人不謀而合的價值觀就是不輕易服從權威,追求公平與正義。

王維明曾經在北藝大畢業時背對著鏡頭拍照,只為了抗議校園空間的權威性;而戴立忍的第一部作品《年少輕狂》則是他為了抗議學校不讓學生使用大劇場的副產品。他們心中都有自己的公平與真理,信仰電影應該關注真實的社會。由王維明執導、戴立忍參與演出的作品《寒蟬效應》,毫不避諱地探討了校園性侵與美麗灣抗爭等充滿爭議與風險的議題。

但是走過年少輕狂的歲月,曾經滿懷憤怒與衝動的兩人,開始學會真實並不像黑白一樣分明絕對,情欲與權力、環保與正義,身處在纏繞糾結的情境中,最終,兩個人試圖用電影帶領大家回頭去面對自己的心,誠實的做出回應。

學習與自己的不堪相處

全文請見紙本雜誌。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