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潮人物>白先勇、王盛弘對談

  • 兩代作家,一個台北
  • 白先勇、王盛弘對談
  • 李國芬/作者
  • 楊文卿/攝影


四○年代出生的文學大師白先勇、七○年代出生的新生代作家王盛弘,一位長期旅居美國,一位在台北寫作,看似不可能產生交集的兩人,卻因著文學的緣故,在1999 年結為忘年之交。

當時《白先勇全集》在中國大陸出版,二刷時發現內文有多處錯誤,白先勇透過爾雅出版社的隱地,希望找一位可靠的編輯為全集勘誤,這位可靠的編輯,就是王盛弘。

雖然王盛弘謙稱,全集內文為自己並不熟悉的簡

體字,實際沒有幫上忙。但在待人接物的細微處,王盛弘總流露一如他筆下的細膩質樸,或許是這特質化解了世代距離。

台北異鄉人

深入觀看兩人生命歷程,有太多相似處,他們都在青春期離鄉背井來到台北。白先勇15 歲時隨家人自南京逃難到台北;王盛弘則在18 歲自彰化家鄉北上台北南陽街準備大學聯考。

台北給予兩人創作靈感,白先勇寫下經典的《臺北人》,王盛弘以《關鍵字:台北》備受注目。

若要比較兩人差異,那就是對台北情感內涵的不同。白先勇在台北停留的11 年,是人生中最回味無窮的美好歲月,無論身處何地,他始終自認是「永遠的台北人」。出身彰化農家的王盛弘,憑著一枝好筆在文壇實現「台北夢」,但他終是記得,自己其實扎根於故鄉彰化。

兩位忘年之交,因著天下文化《白先勇作品集》出版,再度於台北相聚對談,談兩代作家眼中的台北、與台北無法切割的文學情緣。

《30 雜誌》問(以下簡稱問):兩位都是台北的外地人,台北對兩位具有什麼特別的意義?

王盛弘答(以下簡稱王):我先說一下白老師的成長經歷。白老師1952年來到台北,15歲插班建中,後來保送成大水利系,然後再插班台大外文系。1963年母親過世,在母親辭世後的第41天,出發往美國留學....

白先勇(以下簡稱白):你比我還清楚,我都忘掉了....(笑)

王:1966年父親過世時,白老師再度回到台灣。白老師在台灣前後大約只有11年,但卻寫出代表台北文化地標的小說《臺北人》。

白老師這一代,有不少人因為戰亂,被迫來到台北,就像白老師筆下人物,雖然人在台北,但卻在台北營造出「小上海」的生活氛圍,思念原鄉。我想,這是很自然的人性。

我們這一代也不見得人在台北,心就在台北。比如說,對東京、對京都、對遙遠的彼方,我們會做更多功課去了解它。我即將去京都旅行,無論實用的旅行情報、以奈良為場景的小說《鹿男》,都會拿來細讀。我們對他方的想像,有時比自己生長的地方還要多。

問:兩代的台北經驗有哪些差異?

王:我是彰化人,上一輩到台北,多半因為經濟因素,小時候常聽人說,「某某很有『出脫』(出息),伊底台北吃頭路。」我這一輩的台北經驗就與經濟因素無關,我甚至認為,台北開銷那麼大,如果安分待在老家,可能存的錢還更多。

這一代的中南部小孩,可能懷有一個「台北夢」,裡頭充滿許多可能性。

全文請見紙本雜誌。

馬上按讚,加入30雜誌粉絲團